关闭广告
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惜刀堂
主题:压寨相公第六章 [2]
收藏该贴
已收藏
只看楼主
  当晚,夏侯炅居然失眠了。
  一堆杂难事务摆在他眼前。想到皇帝不知如何降罪,芳草不知是否平安,卧虎寨不知几时会攻打……无数心烦意乱的事从心底浮上来,像一双双渴求获救的手伸向他。
  他只有两只手,能救得了谁?夏侯炅问自己。一旦回京面圣,他的命运会如何,他不知道。想到此处,他自我解嘲地一笑,也许等不到那天,他就在与卧虎寨的交锋中倒下了。一了百了。
  丧气感止不住涌上来,他忽然想到了明霓裳。
  她视他为唯一救星,忘了她自己也是山寨的灵魂。她是那样倚重他的力量,相信他的能力,放手让他指挥山寨。如果此刻他信心全失,试问她该如何面对这些困难?他难道不该挡在她面前,挡在双凤寨所有信任他的人面前,为她们肩负起这一切?
  夏侯炅心潮难平,终忍不住披衣走出房门。摸着干净轻薄的夏衣,想到这是明霓裳和芳草为他亲手缝制,心头飘过一丝暖意。是时候有所回报了。
  他信步走到明霓裳的房门外。房里亮了灯,透过窗棂望去,她正手不释卷在读书。夏侯炅驻足看了一阵,想到远行的芳草,叹了一口气。
  明霓裳听见声响,放下书走来。
  “将军还未睡?”
  “你在读什么书?”
  明霓裳脸上一红,不好意思说。夏侯炅笑道:“难道是兵书?”
  明霓裳点头:“是《六韬》。”
  “敌众我寡,敌强我弱。利于出战,不可以守。”夏侯炅微笑,“或击其表,或击其里,其卒必乱,其将必骇。”
  明霓裳眼中神采奕奕:“你说得好!我正在看‘敌强’这篇,只要有法子令他们士卒乱,首领骇,军心动摇,我们就有机可乘。”
  夏侯炅释然一笑,她不仅天资过人,也懂得好学不倦,将来必成大器。
  “对了,看到将军我想起一件事。”明霓裳折返屋中,从架上取了一个小瓷瓶,递给夏侯炅,“我调制的恢复内力的药丸,不晓得能不能克制九香银花散。”
  夏侯炅感动地接过,他比先前更渴望恢复功力,却只是为了保护这个囚禁他的山寨。
  “其实你上回从慈悲庵逃走,一点麻烦都没有。”明霓裳回想他那日出逃,说破事实,“大娘根本就没交代师太们要留你下来,她们才不知道你什么是压寨相公呢。”
  夏侯炅一怔,难道是他多虑,才会错过大好的出逃机会,苦笑道:“罢了,想是天留人,我合该要和你们共同经此一劫。”他忽然间心绪不宁,说了两句告别明霓裳。
  明霓裳等他走了,没了读书的心思,吹灯歇息了。
  夏侯炅刚想回屋,思及近日山寨发生的事情,总觉不对。想那毛英虽小有武功,但穿越慈悲庵来到山寨中,也非易事。
  他终究放心不下,拿出明霓裳所配药丸吞下。小腹暖洋洋涌上一股热流,他调息片刻,便悄悄爬上山寨中最高的树,掩藏在浓密的林叶中。
  山寨静谧得犹如熟睡的婴孩,夏侯炅无聊地在树梢中藏了一枝香的工夫,换来了十数个被蚊虫叮咬的大包,痒得他浑身难受。好在内力在一点点复原,他的耳力顿时敏锐起来,出手如飞,呼呼伸出两指,便夹到几只蚊子。
  夏侯炅心想,若是父兄看到他用家传“点金指”打杀蚊虫,不晓得有何观感。他正出神之际,忽然瞧见有黑影迅速地穿过庭院,往明霓裳的屋子去了。
  夏侯炅突然想通为什么会心神不宁。
  他早前对众女和盘托出了他的战略部署,如果真有奸细,必然有所行动。看到毛英,他以为奸细已经找到,但心中的不安感并没有消减。
  待到他宵立风中,等来了意图不轨的人后,他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对方终于熬不住要行动了。
  他蹑手蹑脚爬下树,刚想动身,一把剑拦在他身前。
  “站住!”
  夏侯炅一看,是杨小妹。她很吃惊,收剑道:“怎会是将军?我以为有奸细。”
  夏侯炅来不及解释,忙道:“我看见有人往明寨主那边去了,快走。”
  杨小妹诧异地道:“真有此事?将军你先走,我去叫姐妹们。”
  夏侯炅匆忙告辞离去。刚走几步,听得耳后风响,转头一看,杨小妹一剑刺来。
  好在他气力全复,毫不畏惧,如蛇扭捻侧身闪过剑锋,转掌击在她手上。杨小妹持剑不稳,向后退了三步,仰面跌倒。
  她骇然撑起身坐定,颤声对夏侯炅道:“你……你不是内力全失了吗?”
  夏侯炅冷哼一声:“对付你,我没有内力都成。”逼上两步,丢开她的宝剑,厉声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杨小妹咬牙不说。夏侯炅提起手掌,打在她脖上,一掌击晕了她。他没时间再纠缠,三步并两步疾奔向明霓裳的居处。
  到了屋外见卧房门大开,他讶然冲进去,刚吸了一口气,立即闭住呼吸。淡淡的迷香气味飘荡在屋中。
  胡萍儿端了茶走到屋外,夏侯炅回过头来。她一松手,茶盏跌落在地,花容失色地叫道:“不好了,寨主出事了!”
  被她一叫,双凤寨的人皆从睡梦中被惊醒,纷纷穿好衣服赶来。
  胡萍儿一见来了人,立即指了夏侯炅道:“是他,是他劫走了寨主!”
  尚玉琴扶了面色苍白的杨小妹走进,杨小妹看到夏侯炅就哭了起来,抽泣道:“这个坏人想劫走寨主,被我拦住,他就打晕了我。”
  不明真相的众女义愤填膺,冲了夏侯炅破口大骂。夏侯炅辩无可辩,只是冷笑。
  不多时,净昙师太在夏兰的陪同下走来,向夏侯炅念了句“阿弥陀佛”,要求他交出明霓裳。
  夏侯炅怒极反笑,道:“明寨主绝不是我劫走的,但在下有把握,她仍在山寨之内,请师太随我一同去搜寻。”
  净昙师太略一犹豫,杨小妹愤愤地道:“师太莫要被这花言巧语的人给骗了!他一定是想伺机逃脱!”
  夏侯炅道:“在下以夏侯家名誉担保,请师太容我亲自找出明寨主下落。”
  胡萍儿忙道:“师太别受了他的蒙蔽!我们只管拷打他,叫他交代寨主下落。”
  净昙师太叹气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夏侯将军,贫尼信你一回。请将军与贫尼同去搜索。”
  夏兰轻描淡写地道:“若是找不回寨主,将军又想怎么办?”
  夏侯炅一怔,她很少说话,这一句却煞是厉害。
  尚玉琴道:“要是找不回寨主,我们就杀了他报仇!”
  净昙师太眉头一皱,兀自摇头不以为然。夏侯炅看清了这四人落井下石的面目,止不住地冷笑。
  他现下知道内奸是谁了,不是一个,而是四个。她们四人互相照应,难怪一直没被发现。



————原创网登陆不了。只能贴这里了。
№0 ☆☆☆某刀 2005-05-02 16:24:39留言☆☆☆ 

压寨到现在越来越不像言情,越来越偏于冒险,是不是女猪一直就不突出?
№1 ☆☆☆某刀2005-05-08 17:02:53留言☆☆☆  引用

原创不能登陆吗?我觉得好象可以。
№2 ☆☆☆侧侧2005-05-08 17:48:30留言☆☆☆  引用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