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碧水江汀
主题:总为情多愁亦多,怕涉风波早登岸——评玄月儿大人《梦里春去春又回》 [5]
收藏该贴
已收藏
只看楼主
除了朋友推荐,我一向不大上原创网看书,不太知道原创网的作品大略是个什么概念,所以无从把玄月儿大人的《梦里春去春又回》拿来做比较。但,这本书给我的感觉,不甚好。

为了让这个“不甚好”的理由看起来更加充分一些,在这篇评文里面,我将给自己设置一个假想敌,大家可以叫他(她)读者A,是玄月儿大人的忠诚铁杆粉丝。

首先就是文字的问题。在这里说的文字,并非只是说在语言组织上,采用的是什么手法,比如华丽啦,白描啦,婉约啦,豪放啦,不是说这个。只要是跟文字有关的,在《梦》这本小说中,都稍嫌粗糙。

读者A觉得不满意了,他(她)觉得很好!他(她)就要问我了,你看,开头就写:楚一诺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楞楞的看着身旁漂亮得过分的小男孩:精致的五官,苍白的脸色,略带忧郁的双眼空洞的望着前方。这怎么粗糙啦?描写得很好嘛!但让我们把这个句子分开来看——类似“黑白分明”,“漂亮得过分”,“精致的五官”,“苍白的”,“略带忧郁的”,“空洞地”——看看,品出味来了吧?都是别人用滥了的词嘛!

这样说,读者A又觉得过分了,他(她)反驳我说,辞海里面八千个字,也都是“别人用滥了的词”啰?就算词面上看起来平庸一些,组合起来也有可能很精妙啊!

实际上,我说这些词粗糙,并非单纯因为这些词“常见”。我们再回头来看这些词,类似于精致、苍白、忧郁、空洞,都是一些过于直观的,也过于主观的词语。什么叫过于直观和主观?直接地表达出来词义,完全不给读者想象的空间。无错,写报告我们需要最准确的词,但这是写小说,如果能够“用最准确的词表达最华丽的文字意象”,也倒罢了,但,能够达到江南那种“准确的华丽”,咳,MM,再练两年吧。

如果单独列表,把所有我觉得描写上粗糙的文字拿出来单成一篇,未免有失厚道,顾全玄月儿大人的面子,这种毛病挑到这里为止。

在《梦里春去春又回》这本书中,由于男女主角的家世和身份使然,很多场景都发生在一种极端化的情况下。而描写这种极端化的场面,这种文字的表达方式显然欠缺了一些张力。从婚礼之后的情况开始说起,陌生的豪华宅邸,冰冷又轻蔑的仆从,日日相伴的只有一个患了自闭症的男孩子,这种情况对一个小孩子来说,无疑是可怕的,无论一诺是个多么乐观向上的活泼女孩,要说这种阴郁的童年没有给她的个性来带什么阴影,实在匪夷所思。不过,读者A说,既然你说这是个极端化的场面,出现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也在合理之重吧?好呀,那么,请给我理由。

关于这个理由,就又出现了一种欠缺——人物性格的模糊。

一诺没有在极端的环境下失落掉自己纯真的心,为什么?理由?也许,是一诺早就习惯了不安定的生活,习惯了别人的冷眼,她不怕。这种环境比起她以前的生活,只是小菜一碟。但,作者没有描述。所以一诺看起来只是个神经大条的小娃娃。

一诺进入了霍尔家,一反霍家平日的沉闷气息,大叫大闹,在走廊上光着脚到处乱跑。这又是为什么?说句开玩笑的话,小时候的罗伦和小时候的一诺,在个性上,一个是“受”,一个是“攻”。换句话说,当自己无法适应和融入周围的环境时,罗伦选择了逃避,把自己封闭在一个沉默的世界中,但,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接受”;而一诺不是,她以自己的力量强迫周围的环境来适应她,她要女仆适应她的活泼,她也要罗伦适应她的爱说话,所以,一诺对于周遭的环境来说,充满了一种隐藏的攻击性。

倔强,活泼,一诺的这两种性格的表象,以及产生这两种性格潜藏的原因,在第一章就可以得到很好的体现,而作者似乎并未留意,蜻蜓点水般划过了。

那么罗伦呢?

首先我们要明白,所谓言情小说,描写男女情爱当然是首要之务。读者A不高兴了,质问我说,当然有啊!罗伦对一诺不变的爱,是这本小说的主题,你怎么能说它没有描写呢?

好,我们就从罗伦的爱情说起。

罗伦的爱情的确够坚贞,但问题是,越坚贞的爱情,越需要坚定的理由。当然,这要排除“女猪无敌论”,即“小说中的女猪无论如何都会有以加强连为单位的追求者”。

文章开头就描写罗伦是个有自闭症的孩子。在刻意突出其自闭后,一诺令罗伦轻易地打开了心结,又让罗伦轻易地坠入了情网,而且一坠就是十好几年。这样的描写,无疑于那个既说老子的矛无坚不摧,又说老子的盾牢不可破的江湖把势。

一诺是肯定要拯救罗伦的了,不然作者安排茫茫人海中这两个孩子住在一个大房子里干啥?那么,一诺如何拯救了罗伦?

读者A说,作者已经说了呀!——

——“  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中国姐姐,罗伦本来没什么感觉,但那天她突然啃自己的嘴,让他吓了一跳。后来又一直跟在他身后,叽叽咕咕的说话。玛丽是严肃的,而旁人是有礼而疏离的,父亲更是常常不在,这是第一次有人对自己表示亲近。今晚的她,更是让人惊奇。这幢古老的宅子,恐怕自建成以来从没有人这样飞奔过。他慢慢的爬到床上,扯过被子的一角盖上,合眼。”

结束。

现在跳出来反驳的不是我,而是一个名为“自闭症”的东西。它很生气,指着读者A说:你以为我们自闭症是这么没气节没节操的东西吗?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是的,如何拯救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小孩子,对医生来说都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这么一个吻,几句话,在走廊上光着脚跑两圈就可以做到,无怪乎Mr.自闭症要生气了。

合理的解释应该是什么?两个都有着不幸童年的孩子在一起,一诺可以坦然地面对这些不幸,而罗伦就只能自己躲在阴影当中。那么罗伦会不会想,“为何她可以,而我不可以?”同龄的孩子之间会互相模仿,更别说相比起罗伦,一诺更加强势。一个敢于享受阳光,一个只能躲在阴影之下,罗伦的羡慕和模仿,也就在情理之中吧?

那么,罗伦对一诺的爱,实际上就是对一种他所无法触及的,阳光和活力的热爱。

“你,怎么,能做到的?”

一句话,就可以搞定了。

接着来说罗伦。

罗伦并没有完全脱离自闭症先生,在他的余生中(在小说完结之前),从头到尾只有一个人能进入他的世界,那就是一诺。文章中的霍尔家大宅,实际上可以处理成一种罗伦·霍尔的象征物。罗伦的心就像一幢灰色的石头城堡,虽然豪华,却只能允许一个人进来,那就是一诺。然而,这座城堡却不能让任何一个人,再出去了。

以霍尔大宅和霍尔这个姓氏来寓意罗伦自私的爱情,作者,还是没渲染到位。

罗伦的爱情及其自私,借用我很不喜欢的一个女演员在一个我很不喜欢的电影中说过的一段我很喜欢的话来说,那就是:“……不,你错了。爱是掠夺,是毁灭,是疯狂,是独占。”

是的,罗伦只是想独占一诺而已。这里又免不了牵扯出杨不悔的“糖人情结”。一诺的阳光和活力是无法被任何一个人独占的,罗伦渴慕着这种东西,向往着这种东西,正因为这种东西是无法被任何一个人独占的,所以他更加渴望独占她。

可悲的一诺。罗伦实际上从头到尾只是沉浸在一个人的战争中,而她的爱情,只不过是这场战争的战利品,一个给胜利者的献祭。

那么一诺,你爱这个男人什么?

罗伦为了一诺放弃自己财产的时候,这种爱在罗伦身上有了一个冲突和纠缠。罗伦的自私,不单对一诺,对权势同样也有着一种疯狂的体现。但,他就那么轻易地放弃了。

读者A 又不满了,说,罗伦费尽心思得到的东西,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放弃?一定有心理斗争。是的,应该有,一定有,但,作者没有给出一个渲染的戏分。

想起《阿育王》这部片子。片中,阿育王在弑兄篡位的时候,哥哥苏西玛把他的宝剑抵在自己咽喉上,说,亲爱的弟弟,杀了我,你才能当上帝王。于是,苏西玛和他所有的兄弟都死了。妻子的反对,朋友的劝阻他都不顾,尸体堆成山,寡妇的眼泪流成河,他四处征战,落得个“魔鬼阿育王”的名号,却在战场上和自己的爱人再次相逢。这一次,他爱的那个女人却对他说出了同样的一句话——阿育王,杀了我,你才能获得胜利。

但他没有。他哭了,跪了下去,说:“帕瓦奇,原谅我吧。”

只有这样,那一瞬间的放弃才显得珍贵。

但看看罗伦,他的“天赋”,一种可以媲美玄幻YY中所谓“王者之气”的东西,令他无论什么时候都如鱼得水,无论什么样的困难和阻力,只要“一个电话”,或者是“使出阴招”,就能让别人“变了脸色”,想要的东西也就轻松得到了。

那么这种失去有什么珍贵可言!

以上是对男女主角的分析。小说中其他的人物,不怕读者A不高兴,我是根本不打算说些什么的了。在本小说中,无论什么身份、年龄的人,说起话来一点语言上的特色都没有,作者根本不把配角当人,想到这个,我就已经泄气了,还分析什么呢?

再说关于段落的问题。

《梦里》这本小说,分段方式,和行间距始终让我头大如斗。读者A说,小说写得好看就行了,管行间距和分段方式如何?

那么,让我们看看网址为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9149&chapterid=2 的这一章。在这一章里,最常见的是开头缩进两格,另起一行为段落,但其中又夹杂着一些空一行为行间距的。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没有升学压力呀,我要是考不上重点高中,老妈会让我继续参加武术队才怪。”萧楠家里全是医生,举凡外科、内科、小儿科、妇产科、颅科……在一诺看来,萧家的人各个部位都能修。
提着简单的行囊,从熟悉的航线又飞到了大洋彼岸。一诺走下飞机,司机赶忙过来替她提行李。从妈咪的信中一诺知道,继父准备把霍尔家族3%的股份作为生日礼物赠予妈咪。虽然家族中有人颇有微词,但妈咪这些年的贡献有目共睹,不容抹杀。至于罗伦,他向来对继父的决定不置可否。想到罗伦,一诺叹口气,不知两人怎么搞得跟陌生人似的。
回到大宅,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就等着明天的来临了。一诺来到妈咪的房间,妈咪正对着墙上与继父的结婚照发呆。“哈罗,妈咪,回魂啊!”妈咪不会是兴奋得昏头了吧。
“小诺,你回来了,我怎么不知道。”
 “我打了电话呀,妈咪,你为什么好象有点迷惘?” 
“小诺,妈咪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他要给我3%的股份,这也是我一贯追求的。可是,现在我有一种不真实感,总觉得一切都会成空。”妈咪的神情有些迷乱。

 “妈咪,那你……”一诺还没有说完,继父走了进来。“佐依,欢迎你回家。快去好好打扮打扮,今晚我要大家都认识你。”


我们可以清楚地从上文发现这样的事实:虽然上下段之间,一诺已经从中国回到了美国,但作者大人只是另起了一行做为转换,开头甚至没有缩进两格。而在母女俩的对话之中,应该是衔接很紧密的文章当中,却出现了空一行为行间距的现象。

那么,另一位先生代替我跳了出来,反驳读者A,他是谁呢?蒙太奇先生。

蒙太奇先生很生气,说,这样的分段方式,会误导读者的!一般来说,一个大的镜头转换,或者说,一个蒙太奇,在文字上面,最直观的表达方式就是换一行。而这种分段,则把蒙太奇搞得混乱不堪,让本文给在下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就是在时间和空间上的跳跃性,经常阻碍我看文的流畅。

不光是段落上有这种情况,就算在章节区分上,我也完全无法搞明白,作者把文章划分成一个个章节的必要性在哪里。在古典小说中,或者说,在章回体小说中,每一个章节必须清除完整地表达某一事情,然而又在结尾处留下悬念。而《梦》能在每一章中间讲述很多独立成段的小故事,然后只要到达一定的字数,就开始分章节。

不成熟的蒙太奇镜头,在第四章中有最直观的体现。

“  而此时,与日本一衣带水的中国,楚倩正陷入回忆中。的
   场景一 ”

我不知道作者大人是否是学导演的,为何连写在剧本上的“场景一”这种词都拿来用了?

一般来说,这种在空间上跳跃性很大,同时又发生在两个不同的人身上的蒙太奇,两者应该有一些联系才对。举个简单的例子,在电影《剪刀手爱德华》当中,当年老的金说起“那山上的古堡”的时候,镜头就转向古堡;当她说起“这镇上以前从未下雪”的时候,镜头回放到爱德华在做冰雕,年轻貌美的金在冰雕下面迎着雪花旋转着的情景。

事实上,作为楚倩的回忆,这个东西很具弹性。换句话说,在小说中,它可以在任何时候出现,但问题是,它应该在最适合的时候出现。



最后要说的是,作者大人写了很多错别字。我不是校对编辑,无法专业地一一列出,只说两个:

一诺也没有想到一语成谌: 一语成谶

肱筹交错:觥筹交错

把“倒”写成“到”,只不过是不小心,写错这种字,只能说是……呃,读者A又要骂我了,不说,不说,做人要厚道。
№0 ☆☆☆九环金背大砍刀 2004-08-21 12:30:54留言☆☆☆  举报

大人~~~~
你写得好用心啊……
№1 ☆☆☆2004-08-21 13:40:33留言☆☆☆  举报 引用

作者呢
不知道有没看到
刀刀的评很难得的
№2 ☆☆☆nina2004-08-21 21:43:02留言☆☆☆  举报 引用

看到了。能有大人这么用心来评我的文,虽然是批评,也很荣幸。正打算着手修改,希望有更多意见给我。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9149
№3 ☆☆☆玄月儿2004-08-22 11:45:42留言☆☆☆  举报 引用

要哭了……
怎么没人给我评评!
楼上的大人,被扔砖头不咬紧,干巴爹的呢!
№4 ☆☆☆欧阳追梦2004-08-23 00:36:18留言☆☆☆  举报 引用

感觉楼主好厉害
№5 ☆☆☆holic|18351942♥♥2022-04-20 09:25:59留言☆☆☆  举报 引用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3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