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懒慢带疏狂
主题:闻香——既然与假如 [6]
收藏该贴
已收藏
只看楼主
    (使用笔名黄闪闪,发表于2003年3月下《女报·时尚》)

    

    

     贾如经过季然的身侧,掀动一阵香风。恰到好处地,恍惚间乍然惊艳,待要捕捉,却杳无痕迹。

     季然从此记住这个女生。

    

     学生时候,大家都穷。季然只能到速食店打工,赚血汗钱买香水送给贾如。他认定送贾如必得是香水。

     那年Pupa的Nymphea系列推出粉色15毫升装。玻璃座子,微泛涟漪,上衬浅绿玻璃睡莲叶子,可人地托出一朵满盛香水的粉色玻璃睡莲,玫瑰的芬芳。虽然如是精巧,却只有可怜的15毫升。季然买了一瓶,费去半月薪水。

     贾如收下这朵睡莲,一言不发。还是喷自己用惯的Bellmare Hiratsuka,1994年资生堂为日本足球J-LEAGUE 联赛推出的系列古龙水之一,蓝的底,绿的波浪图案,纯粹甘酸的柑橘气味,末尾带出一抹海的香,女孩子抹来有一种异常英气的娇媚。

     过了一个月就是情人节,傍晚季然把勇气鼓了又鼓,去女生宿舍找贾如。此时女生宿舍好比一出大戏的后台,忙着乱着换衣裳试鞋子借睫毛膏,贾如正在照着时装杂志帮别人梳辫子,从人堆里钻出来走到季然面前。

     冬天极冷,等公车的时候贾如连打六个喷嚏,用手帕捂住鼻子。季然站在她身后,伸出一只手挡在她的脸前,遮断了风。回头看见站台的大幅广告栏,还是空白的,象镜子一样映出他们的姿态,好像一个尚未成型的拥抱,谨慎而温暖。而季然闻见贾如身上不再是爽利的柠檬柑橘香,而是不一样的香气——季然送的Nymphea。象初吻一般甜淡柔软,若有若无。

     那时候有另一个男孩子追求贾如,参照某本流行的网络小说,送来CD的Dolce Vita,中文意思是美丽人生。她慎重地退还了。那种香水花香里混杂杏、檀香、肉桂、琥珀与白胡椒,太多热烈甘厚,会让天性凉薄的她感到不安。

     而季然不会。他的沉默与简单,是恰到好处的。

     情人节的夜晚街道灯火万千,他不说话,只是将她的手包在掌心,暖在大衣口袋里。小女孩过来兜售玫瑰,他没有多余的钱买。但是贾如不介意。她的鼻子对花粉过敏,而且,他送的Nymphea,一百朵保加利亚玫瑰的精魂,随手抹在耳后,难道还不够奢华?

    

     花朵有它们各自的花语,然而容易凋谢。香水一样有千万种语言,比如Gucci的Envy是低声说:“我嫉妒。”可是嫉妒之前,必然有爱。又比如萨尔瓦多菲拉格慕的女士香水,就是赞美:“爱你的幽雅与贞淑。”每一瓶香水都是一个八音盒子,每一喷都在对人无声复述着它自己的言语。

    

     有一个男人说“I want something red”。于是他的厂牌推出了Rush。

     Rush,当然,那还是一种香水。

     举起一瓶Rush向空一喷,伸出手臂去,落下来的先是一层罂粟花魅惑万端的殷红色轻纱,接着胡荽子的气味探出头来,跟着是南亚薄荷与香草,她们的色彩应是端正的朱红,醒神甜美,波旁与香根草交缠起舞,鼓点铿锵裙裾飞扬,不眠不休热烈妖娆,如此漫长的夜晚只应当用来跳舞与饮酒。飞旋飞旋,每一支快的慢的曲子,鸢尾穿着浓艳的酒红衣裳无比纷繁美丽一直舞到桌子上去,满场叫好中踏出西班牙风情,而栀子始终始终摇扇微笑。

     这种香氛自然适合那时侯的他们。从各自的毕业实习公司出发,花费半小时在拥挤的地铁上,在马路两侧彼此看见,焦急等待交通号志灯转绿,在斑马线中央牵到彼此的手,然后一起吃简单的午餐,赶在两小时的午休时间内回到各自的公司。

     匆促的,也是馥郁的。

    

     求婚时候送的是兰蔻牌子的Oui。

     茉莉、伏特加、苹果、梨、菠萝、百合花和麝香,构建出稳妥幸福的香气。况且,有谁能拒绝那枚用蕾丝缎带系在瓶子上的戒指?瓶子上的戒指代表一个问题。而瓶中的香水就是答案,Oui,一个圆润完满的法语发音,意思是,“是的”。

     他们已经相当富有,季然送给贾如的香水太多,贾如拿一个大柳条篮子把它们装起来,有时候提到阳光下,它们会璀璨得象五色宝石。但是不能太久,香水在阳光下,会飞速地变质。她小心地保护它们。

    

     贾如的烹饪很糟糕,常常把不合衬的材料混合在一起,炒成一塌糊涂的一盘。季然经常吃着吃着噗嗤笑出来,说,亏你能想得出来。贾如大受打击,周末就要逃避做早餐,赖床不起,季然随手去抓一瓶香水来,喷杀虫剂样对她猛喷,她尖叫着用被子捂头。

     女儿出生的那天是晴好的秋天,季然把一瓶Anna Sui的Dream放在她手心。银柄雕花的磨砂玻璃小手提包,荡漾着蓝色的液体,一样小小的孩子气的礼物,气味却愈加女性了。但是贾如一直没有用过,因为听说香水对婴儿幼嫩的鼻黏膜是刺激的。

    

     女儿五岁的某天,贾如在季然的公文包里发现一瓶小小的范思哲Red Jeans,那实在已经不是她适合的了。消防高压水泵的瓶子造型,别致可爱。她蘸了一点在指尖上,红醋栗、荷花、丁香、牡丹、茉莉、紫罗兰,竞相在牛仔布的包裹下绽开。Red Jeans,如这名字所示,那红色牛仔布包裹着的女孩子,是怎样的一个人,值得这许多甜美的香气?贾如把瓶子放回红色的小铁罐里,去洗手,然而香草与檀木的余韵久久久久不散,季然跑步回来的时候还是闻到了。他挡住贾如,情急下一把抓起那瓶Red Jeans从十七楼抛下去,贾如挣脱了他,夺门而出。走到楼下,看见那瓶香水的小铁罐子安然无恙地在车道上滚来滚去,里面的玻璃瓶子却已经全然碎了。她无处可去,游荡到百货商店,想起带着金卡,存心要买许多东西,但是最终一件也买不下手。

     青春期人类通常有着异常强大的渴念,令他们微薄的能力捉襟见肘。比如一定要买到某种贝壳形状的酒心巧克力,又或者是五十元的格子布面手册。长成以后,不免惊讶于自己,竟曾为这种廉价的物事窘迫过狂热过,而如今即使一口气买来一打两打,也是如此索然无味。对生命初始的热恋已经无痕地过去,剩下的自己,竟然只有一掊灰。

     最后,她发现一支Bellmare Hiratsuka,她十七岁前一直喜欢的香水。朴素瘦长的蓝绿金属瓶,纯粹甘酸的橘子气味。即刻买下,扬手就喷,霏微的香雾从头顶落下,她抬头去望,有一些落进眼里,眼睛疼得像要瞎了。

     走到娘家门口,季然就迎上来,明净而担忧的眼睛看着她,他——是不是用同样的眼神看过那个Red Jeans女孩?洒进眼睛的Bellmare Hiratsuka,又开始作痛。

     贾如与他在娘家吃了饭,两人一同洗碗,妈妈进来,他们一起抬头对妈妈笑。回去的公车站,风大,贾如不停地打喷嚏,喷鼻炎喷剂。季然站在她身后,伸出一只手挡在她的脸前,遮断了风。站台的大幅广告栏象镜子一样映出他们的姿态,好像一个刚刚解体的拥抱,胆怯而礼貌。贾如身上只有清新的橘子味,那睡莲形状的Nymphea早已变成空瓶。

    

     那些陈年香水里,有一瓶已经出现絮状沉淀物体,像腐坏的酒。季然说:“不要把它放在阳光下。”

     可是,即使把它放回荫凉的篮子里,那些沉淀便会就此消失吗?

    

     季然始终不知道,贾如十七岁那一年,日益严重的鼻炎鼻窦炎终于让她丧失了嗅觉,据说这世界上,与她同病的人不过数十个。人的味觉小半来自味蕾的感知,另一大半来自嗅觉。没有辛香的辣味只是烧灼,没有芬芳的柑橘只是砂糖,她吃所有的食物都是嚼蜡,更不要说什么香水。从他送她第一支香水起,她从来没有真的闻到过。

     好比盲人面对传世名画,聋人触到琴弦震颤。香水的雨雾落在她身上,只是一阵绝望的凉。

     她一直依靠阅读商品简介来臆想那些奢华的香料、美酒与植物的气息如何编织在一起,层层叠叠地散发飘拂,一如隔着帷幕倾听盛装舞会。

     芳香于她,不过一场白昼烟花,多少妍光浮影,熔金泼翠,然而绝无意义。分明不能感知亦无从掌握的东西,她却无端地珍重着,视为仅有的财产。

     就像他们之间的爱情一样。
№0 ☆☆☆萧如瑟 2004-06-18 14:27:22留言☆☆☆ 

香水毕竟不是爱情。香水若变只会是变质,爱情是活的,兜兜转转还会回来,尽管已有不同。所以我们说爱情需要经营。
№1 ☆☆☆碧思2004-06-18 19:38:49留言☆☆☆  引用

残忍的瑟瑟啊
№2 ☆☆☆唐三2004-06-28 21:19:49留言☆☆☆  引用

我记得当时的名字叫《香忘于江湖》呀…………
№3 ☆☆☆何铁手2004-06-28 21:24:29留言☆☆☆  引用

每一篇发表的时候,内容和题目都经过编辑哥哥的修改了……
№4 ☆☆☆萧如瑟2004-06-28 21:36:12留言☆☆☆  引用

这篇文章的最大漏洞在于,一对有了五岁孩子的夫妻,居然不知道妻子鼻炎和味觉问题。。。和午夜飞行不在一个水平。。
№5 ☆☆☆han2008-01-07 09:33:26留言☆☆☆  引用

与整篇的亮色相比,这个转让人觉得便扭但又可以接受
顾,白璧微瑕仍是好玉.
№6 ☆☆☆阿沛2008-07-13 21:38:30留言☆☆☆  引用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