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幽冥怪谈
主题:凝脂丸 一[4]
收藏该贴
已收藏
“店主在吗?”女人身形略胖,声音有些忐忑,站在冥阁门口看那块漆黑金字的招牌有些不敢上前。
片刻之后有人答“在。”
男人的声音一如□□的清冷,柳清愣了愣却不再犹豫进了门。
里头一位白衣长发的男子微弯着腰,手里握着一杆笔,不知正在写字,还是在作画,一旁的香炉蓝烟袅袅也不能将他容颜照得更加柔和。
柳青又忐忑道:有……有凝香丸吗?
店主等了半响才将手中的笔缓缓搁到笔架上,这才看向她:凝脂丸内服七日,收女儿红一壶。
柳青讶异道:女儿红?公子,不要银子?
他不知从哪儿拿出来一个巴掌大的木盒,上面雕着古朴的花纹伸出手递给她:每日一枚。
柳青接过盒子有些慌乱的问道:要不写个字据?
那男子又拿起笔写字,再没说话,墨黑的头发直直垂下,透着一丝绸缎似的柔光,柳青看的愣神,世界竟会有如此好看的男子,俊美的无可挑剔,又冷清的无法接近。
她凑过去想看看他正在写什么,看到那只笔的笔杆通体白润,光泽柔润,不禁让人想靠近……靠近……
“该告辞了。”
她一回神发现自己已经走到柜台前,那男子一双墨黑的瞳孔淡淡的看着她,她一个激灵就清醒了。
“告……告辞,改日先生来刘络刘府来拿酒。”
男子微微的点了点头,她也出了门。
柳青回到家看见刘络与好友在厅堂饮酒,王七见她过来抬起酒杯打招呼:嫂子回来了。
另一个酒友更是热情:刘兄真是对嫂子好,嫂子成亲后,身体可愈发丰润了。
柳青神色暗了暗,虽别人是明摆着的让她难堪,却也不好说什么。
与刘络成亲三载,自宝儿生下来之后身体就开始发福,肥肉长的极快,脸也又松又黄。
刘络也总叹:还是当年好。
柳青也总只是咬着嘴唇一言不发。柳青为了恢复青春,各种办法都用了,紫河车都吃过,就是不见恢复。
那日做了个梦,梦里是晚间一小桥上,有女子一身紫衣坐在桥拦上,她一回头,容貌不算特出众,可那皮肤在夜里都能看到是极好,而身材十分完美,整个人都透着说不出的韵味。
那女子只看着她说:冥阁,凝脂丸。
一缕紫烟就散了,她起初醒来还有些惊吓,后仔细想想,那女子身段如此好,莫非是吃了那丸的缘故?
像有什么牵引一般就到了冥阁买下药丸。
今日刘络带她出去与好友游河,她十分开心,有好些日子没与刘络一同出门了,本是春末夏初,想找些鲜亮的衣服,可在铜镜面前试了好几件,越是鲜艳的越显得人俗气,她愤愤的扯了扯衣服,想想从前自己是穿什么都好看,可如今,想到刘络那些狐朋狗友们的眼神和刘络挂不住的难堪就委屈。
于是差了人告诉刘络身体不适,不去了,那头刘络也舒了口气。
她坐在屋里头照着铜镜半响,里头的女人前额的头发灰黄没有光泽,两颊间一块一块的黄斑,眼皮松弛,下巴厚肉,越看越气恼,啪的一下把铜镜砸到地下,怎么自己就变成如此这般?当年自己也是好多文人才子追捧的!可如今……如今刘络都很少正视自己一眼!
气氛之间一眼看到那个雕花木盒,她从买回来一直放在那儿没动过它,也不知是何药?
又想起梦里那女子窈窕的身姿,精巧的下巴,着了魔似得走过去揭开盒子,里头放着一颗颗淡紫色的药丸,每一颗都圆润饱满,就像那梦里的女子,没有意一丝多余的东西。
她拿起一颗药丸合水咽下。
两日和她发现身体散着一股子奇怪的味道,起初是若有若无,接着就越来越浓,那是一种酸臭的味道,而身体每每出去出汗就更多。
晚间她有些害怕的泡澡,放了很多花瓣香料,整个人放松泡在水里,她只觉得那臭味混着香料的浓香有些催人吐,一连叫人换了两次水,最后气味终于淡了下来。
她突然又见到那女子,就坐在她浴桶边,木然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柳青吓一跳,连忙捂住私密部分,不消一会那女子又凭空消失了,这让柳青不得不认为是自己的幻觉,又揉了揉眼睛,才发现根本没有人,这才擦干身子穿好衣服。
第二日日头刚好,柳青觉得自己的皮肤好像白了一些,衣服也好像宽松了,于是开心的想同刘络出去一同裳荷。
刘络不好拒绝,便叫了马车一同前往碧荷池,碧河池在城南郊外,本是农家种藕的大片水池,后有位财主觉得风景十分好,花了重金买下来,又建了别院,后那位财主家财散尽,这地儿又被官府所收,现在专给些文人墨客陶冶情操,也不失为赚钱的好地儿。
柳青坐在车上只觉得浑身发热,想想夏初不应热成这般。
刘络觉得不妥问她:你这是怎的了?
柳青抱恙的笑了笑:就是觉得太热。
刘络本经常在外被友人暗讽心里就有些不快说了一句不阴不阳的话:平日里大补的食物吃多了吧。
柳青又哪里听不出来他话里的意思,干笑了一声没答应。
她觉着热有撩起马车的窗子,一律阳光刚好照到她手臂,过了半响她觉得手臂上有什么异物,拿手帕擦过去才发现那异物竟似油脂一般滑腻,她又反复擦拭,果真是些油脂!
正想惊叫一声,才发现那块手臂不仅仅白了,还细了!
一边闭目养神的刘络感觉到车里的异样睁眼问她:怎的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柳青瞧他眼带关切不是作假,心里又有些感动,将手帕藏在身后道:没事就是觉着这天热的厉害。
刘络抬手摸了摸她额头,手拿下来一看,碰了一手油腻!
惊讶的问道:这..这是什么?
柳青自然不敢告诉他自己偷偷买了凝香丸,只能告诉他天太热可能是汗。
刘络听了半信半疑也不再追问,又握着她的手告诉她:不管如何,你都是我结发夫妻,不要在意外人的言语。
柳青确实有些感动,可感动又能怎样呢?当年年少聘婷,少年誓言换的美人归,如今美人迟暮,少年已无心啊!
最终是点了点头,没在言语,柳青发现这油腻的汗越出越多,自己也有些害怕,又叫刘络赶紧让车夫回家,好似受热中暑了。
刘络应了一声,让车夫送柳青回家,自个去茶楼坐坐,柳青巴不得自然应了。
回程路上正直无间,柳青坐在车里觉得就像蒸馒头似的闷热,一边烦躁的用手帕擦汗,一边身体流下来的液体更多,等到家下车的时候衣服都湿透了,又黏又腻的粘在身上。
她隔着帘子让车夫进去叫来丫鬟,又叫丫鬟拿来披风进去备水,这才围上披风进屋。
一路走进屋的这会儿,阳光直直的晒到身上,她越发能感觉到那油脂出的更凶,又不能发作,一路走到房间才看到脚下一个又一个的脚印子!全是油脂!
丫鬟抬水进来也惊讶:夫人这是?怎的了?
柳青不悦的摆了摆手:待我洗完澡叫人弄干净,外头的尽快处理了。
丫鬟点点头称事。
柳青脱了衣服看着身上的油脂,有些黄黑的浊物,也不知是何东西,又胡乱拿衣物擦拭一番,这才进了浴桶。
那浴桶水正热,让本来晒过阳光的皮肤更加发红,倒是柳青本人并未觉得不适,被热气熏的还睡了过去。
她梦里又梦到那个女人,女人站在夜里,木然的对着她,她也不觉着害怕,两人就这般对立着。
№0 ☆☆☆【冥阁事记】2013-12-03 11:58:41留言☆☆☆ 

很感兴趣哪,怎么没了
№1 ☆☆☆地方2014-07-17 15:29:24留言☆☆☆  引用

接着发啊
№2 ☆☆☆幡勋2014-10-01 13:49:11留言☆☆☆  引用

我要继续看
№3 ☆☆☆流火绯瞳杀阡陌2016-09-25 20:55:52留言☆☆☆  引用

怎么没有啦,楼主还更吗
№4 ☆☆☆屿屿小蟹2016-09-28 23:45:20留言☆☆☆  引用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