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当时明月在
主题:梦呓番外——然声[34]
收藏该帖
已收藏

我本来以为自己活不到这个春天,可是桃花开了,春天终于还是来了。
上苑的桃花,又开得灿若云霞,公主,今年的桃花开得真是好,就像我第一次见到你,那一年的西长京,满城的桃花如火如荼,正是春深似海的时候。
如今宫里没人爱听我说话,陪我的宫女小穗儿总是说:“然大娘,回头我就来听你讲古。”我知道她是在哄我,这孩子宁可偷偷摸摸和一帮小宫女去斗草玩,也不愿听我这个老太婆啰里啰嗦讲四十年前的事情。
真快啊,已经四十年了。
那一年,公主你不过十六岁。
我记得你又浓又密的头发,结成十六股,最后用珊瑚索子拧成发辫,上头累累垂着璎珞珍珠和碎绿松石。我听敬妃说过,舍鹘的女儿家出嫁之前,有几岁就留几股发辫,到了十六岁,就可用珊瑚索子拧出,好比我们中原女儿家的及笄。舍鹘女儿家头发越多越密,愈为美丽,愈有福泽。
你有一头浓密光泽的及地长发,打散开来如乌黑光亮的瀑布,每当我给你梳头的时候,总觉得有无数乌金丝从手中滑淌而过,就像一条温婉的溪流,溅溅几乎有水声。

那一日当你挥过金刀斩断自己的发辫,无数纷扬的碎发飞起,珍珠、玉石、宝石玛瑙噼噼叭叭落了一地,金叶子勾住你的鬓发,一片片悄然落下,跌在那些珠玉琳琅之上,狼籍得如同一场沉甸华丽的急雨,和着朦胧的泪光,我永远不能忘记,隔着那样多纷飞的乱发,他脸上那种绝决痛极的神情。
那么些年来,他其实并没有忘记你,因为他一直叫我然声。
你总是叫不准我的名字,阮笙,阮笙,公主,你总是念得像然声,然声。于是我就改了名,被叫作然声。
高兴的时候,你乌沉沉的大眼睛里波光一闪,唇边的笑意就像上苑的桃花那样绚烂明媚,唤我:“小然,小然……”
早已经没有人唤我小然了,如今连皇上见了我,都客气的称呼我一声“然大娘”。
四十年,真是久啊,如今我已经满头白发,公主,你还记不记得你对我说过的话,你说等我们都老了,头发白了,有一堆儿孙们在身边吵闹,要坐在月亮底下,讲起当年的故事给他们听。
可是公主,如今我云英终老,而你的坟冢上,必然也已经长满了萋萋芳草。
那些绕膝的儿孙,皆成了你我瞑然的一梦。
淡淡的红晕在你脸上洇开去:“他之于我,便如水之于鱼,如天之于鹰。”
我听说过你们初遇的情形,当你扑出来挡在你母亲面前,刀锋离你的面颊已经不及一寸,那利刃寒意一直侵透到肌肤中去,你的声调尖利绝望:“阿娘!”
数十步外扈从簇拥的他突兀兜转了马头,回头望向你,或许只是为了你这一声“阿娘”。
公主,你说过,这一望仿佛奇隆阿那雪山上轰隆隆的冰雪滚挟而下,天豁然撕开一道极长的口子,透出从未有过的曦薄微光。
舍鹘的女子,爱就爱了,爱就是山崩地裂,一往无回。
公主,我替你绣的那方大红盖头如今还搁在箱子最底层,我记得你用手指拂过那些金银丝线绣出云桑花纹,你用无比惆怅的语气说:“如今草原上的云桑花,一定都开了吧。”
金银双色的云桑花,传说是格琪那玛的眼泪化成,每一对有情人结缡的时候,总要用云桑花儿来点缀自己的衣裳,方才能得到格琪那玛的庇佑。这是舍鹘的故老传说,你画出了云桑花的样子,我自告奋勇替你绣成了这块盖头,绣完的那天你将它拿起试了试,我在旁边说:“等到那日王爷瞧见,一定欢喜极了。”
你的脸一刹那比盖头更红,窗外日光无声,庭中那株桃花开得烈烈如焚,就像你眼中燃着的点点星火光芒,你忽然笑了,无限羞涩的说:“我也一定欢喜极了。”
公主,我们都不知道命运悭啬,幸福那样可望不可及。
在你三周年的忌辰后不久,皇二子定溏终于死去,宫中传闻定溏是被活活烧死的。
宫中悄悄传说,说当时他就勒马守在大门外头,隔着熊熊烈焰,冷冷看着定溏在火中翻滚哭嚎挣扎。
就像定溏当年生生烧死你一样,公主,他为你报了仇。
可是这一生,他再也没有快乐过。
皇上的大婚是他亲自主持的,大婚真是热闹,我活了五十多岁,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场面,仅皇后的嫁妆就发了三天,从正德门到永清门,一路迤逦不断十里红妆,那样多的锦绣绸缎,穿过一重重的彩旆牌楼,在白玉甬道上气势浩然铺陈开去。
普天同庆。
是晚燃放焰火,他伫立在乾定门的城楼上,他的身边有那么多的人,簇拥着他,围绕着他,他永远站在万人中央。
漫天的烟花骤然明亮,仿佛天空迸开一朵朵绮丽到不可思议的奇葩,那一瞬间的光亮照见他,让我远远的看见了他。
他的两鬓已经微染轻霜,仰面的刹那意念萧瑟,仿佛落寞。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他,后来他病重不起,皇上大赦天下以祈求上苍垂怜,并亲自侍奉汤药,依旧没能够挽留住他的性命。
或许,这数十年来的人生,他真的是倦了累了。
公主,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请你不要怪他。
№0 ☆☆☆2006-04-19 11:28:27留言☆☆☆ 


有点悲辛
№1 ☆☆☆不止不行2006-04-19 11:46:27留言☆☆☆  引用


无比惨烈滴故事,俺8行了,泪奔......
№2 ☆☆☆piyo2006-04-19 12:39:46留言☆☆☆  引用


我死的那么惨,还没泪奔----
我在古代居然被烧死,天啊!!!眼泪无数!!!
№3 ☆☆☆落英凝绿2006-04-19 12:42:10留言☆☆☆  引用


很难受啊……心痛ing……
小豫子没有一个好结局。。。:(
№4 ☆☆☆2006-04-19 13:09:40留言☆☆☆  引用


然大娘..真好听啊..是悄然无声大娘吧.
№5 ☆☆☆虚掷芳华2006-04-19 18:42:47留言☆☆☆  引用


  写得真好。最后那句最好。那语气,仿佛匪大就是那个凄苦丧主的然大娘。。。
  还喜欢这段:双鬓微白的他,落寞城头望焰火那段,可怜啊可怜。。。一瞬间觉悟:有时男人比女人更需要关爱。。。哈哈
№6 ☆☆☆apple2006-04-20 18:57:12留言☆☆☆  引用


写的谁啊?
№7 ☆☆☆夏日晨曦2006-05-19 01:15:23留言☆☆☆  引用


小豫子和他的表妹
№8 ☆☆☆piyo2006-05-19 07:32:51留言☆☆☆  引用


可不可以请匪大人再更新一段
大人不是写床戏写得头皮发麻就住手了吧
最多我们不看船戏了
您写点别的好了
№9 ☆☆☆染月2006-05-19 11:06:39留言☆☆☆  引用


94~~姐姐快点更新吧
№10 ☆☆☆2006-05-19 11:54:49留言☆☆☆  引用


看了就心酸>_<......掩面泪奔~~~~~
№11 ☆☆☆青青子矜2006-05-29 23:26:48留言☆☆☆  引用


仇报了,可是并不能让死去的人活过来,唯一能得到的仍然是悲伤
№12 ☆☆☆田中芳树2006-06-01 18:47:20留言☆☆☆  引用


说的是哪两个啊???
№13 ☆☆☆水漾爱舞2006-07-06 20:54:19留言☆☆☆  引用


舍鹘的女子,爱就爱了,爱就是山崩地裂,一往无回。
或许,这数十年来的人生,他真的是倦了累了。
公主,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请你不要怪他。
------------------------------------------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今天再次打开了这个番外,看到最后,哗的眼泪就出来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请你不要怪他。曾经有过的那么多那么多的伤痛和悔恨,都有逼不得已的原因,有些事,一直记着,也许真的不如忘记的好。匪,我很希望你什么时候,好好写写这个故事,我喜欢刚烈的女子,一如静琬,再看看这个舍鹘的公主,我喜欢那种决绝。
№14 ☆☆☆落英2006-11-02 22:47:42留言☆☆☆  引用


到底说得是谁啊
№15 ☆☆☆嫣紫2006-11-13 09:04:36留言☆☆☆  引用


到底说得是谁啊

☆☆☆嫣紫于2006-11-13 09:04:36留言☆☆☆ 
说的是冷月如霜中的小七和他的舍鹘表妹
№16 ☆☆☆雨丝2006-11-13 20:44:33留言☆☆☆  引用


啊,匪手里至少还有1W字,却死压着不更新,我们只好上这儿过把干瘾....
№17 ☆☆☆orange2006-12-11 19:00:55留言☆☆☆  引用


什么时候才去填坑啊.
№18 ☆☆☆可可2006-12-29 00:00:24留言☆☆☆  引用


怎么走来走去就在匪窝了...
又去看春晚了,第3次了,汗...
----------------------------------------
还喜欢这段:双鬓微白的他,落寞城头望焰火那段,可怜啊可怜。。。一瞬间觉悟:有时男人比女人更需要关爱。。。哈哈

☆☆☆apple于2006-04-20 18:57:12留言☆☆☆ 
-----------------------------------------------------
就是,同感那..
№19 ☆☆☆康熙爷的饭2006-12-30 21:55:48留言☆☆☆  引用


别有风韵!!!
好文!
№20 ☆☆☆jojof2007-03-14 14:01:21留言☆☆☆  引用

登陆后查看更多回帖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