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永夜寂色
主题:恋爱革命-前发革命 下[6]
收藏该帖
已收藏

♀:男生真是好命,头发短随便弄一弄就好,我们却要每天研究新花样。谈恋爱时也是,总拿性别当借口,好像因为是男生就有理由什么努力都不付出似的。

♂:女孩子只要发型不同就像变个人,但是看久了,发现变得只有前面而已。不同的女朋友,脸确实会不同,但该继承的女性特质,包括缺点,一样都不会少。

——题记



  有这样的说法:每一对宿命的恋人胸口,在出生前就被埋入了相属的一对磁石。当他们最终相遇,体内的磁石疯狂的互相吸引,好像要冲破皮肤出去似的,此时胸口就会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剧痛。有人说像是电流传遍全身,有人说像很久之前就彼此认得,还有人说像是沉睡的身体霎时复活。优格小姐的反应不符合上述排比句中的任何一项。她只感觉到胸口绵延不绝的刺痛。

  但是,女性比男性强的地方,并不是可以忍受更多痛苦;而是忘记更多痛苦。优格小姐掰出这条没什么科学依据的结论,因为她实在痛得忍不下去,所以决定用自我催眠的方式自救。

  对面没住人……对面没住人……对面没住人……

  走廊传来脚步声。优格小姐即时竖起耳朵辨认。如果确定无误,胸口也会同时作痛。她的催眠自救通常瞬间破功。

  连续疼了一个礼拜,优格小姐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内科,或酌情换诊精神科。

  然而,仓鼠先生这个礼拜过得很棒。他不用专家确诊,十分肯定自己陷入邂逅神秘NPC小姐所带来的好心情中。即使没有进展,但对低潮期的仓鼠先生来说,跟宿命般相遇的好女人同住一栋公寓这个事实已经足够美好。幸运之神果然没有抛弃他。

  朝气蓬勃的仓鼠先生眼中,世界变成宽屏彩色。住在对面常年闭关的庞大海星,现在想来也不再那么恐怖。

  人一旦自信过剩,就会产生急迫的想要施舍善意的冲动。他很愿意把自己的快乐心情感染给邻居小姐。面对面的肢体交流……他没什么勇气,但他开始偶尔在对方“谢谢”的留言后回复一张画着笑脸符号的字条贴在她门上。

  仓鼠先生本来很犹豫自己这样会不会太过喜形于色。但,装酷也是浪费能源的,他宁可节省电力用在工作和NPC身上。

  大部分男人眼里,女人,和,异性,是两种生物。前一种是指神秘NPC这种有幻想和发展空间的特殊物种,后一种是指霸王海星这种单纯有着异性特征的生命体。所以,当男生开始在女朋友面前呈现终极节能电源使用状态时,她大概可以确定,她看起来不再是女人。是海星。

  优格小姐把又一袋星期五扔进垃圾箱,没精打采的捂着心脏,慢吞吞的坐上计程车去公司。一个礼拜的折磨让她有点憔悴。起初她推测那是恋爱的心动,但最近的情形愈加严重。

  仓鼠先生作息紊乱。有时很早走掉,有时下午才出门。但只要对面传来开门声,优格小姐便发现自己已经站在门口。一边敬业的进行着身不由己的偷窥,一边为看到的画面心惊肉跳,胸痛欲裂。让她形容对方的外貌特征,她只怕会说:长着很痛的眼睛,很痛的鼻子,很痛的下巴,拎垃圾袋的动作看起来好痛。她怀疑自己心血管栓塞。

  但,她当然知道自己没生病。她只是痛恨自己一面对仓鼠先生就没法矜持。

  她因此很没骨气的想把错推到命运身上,推测他们上辈子可能是仇家,而她对仓鼠做了坏事,所以得到报应。只是,有那么几个深夜,她痛得蜷成一团,不住地想,如果这种痛真是报应,那她上辈子对仓鼠做的事一定非——常糟糕吧。

  因为抹不掉脑袋里仓鼠先生的影像,她新交去公司的设计稿被退了。临走前还被上司骂了一通。优格小姐的工作是设计儿童玩偶,但她已经连续交了八个长得差不多的仓鼠,最新的一个还写着推荐功能“电动仓鼠倒垃圾”。真的有人要买吗?……

  沮丧的走在街上,优格小姐很难打起精神,唯一让她心态平衡的是,今天皮肤状况不错,应该还算美女。但她今天决定要扮演气质忧郁的病态美女。这不难,她稍微想了一下仓鼠先生,胸中闷痛,立刻呈现出眉头轻皱,楚楚可怜的表情。

  仓鼠先生远远就在注意这边。男生通常会用发型记忆认识没多久的女孩子。他一眼就看到那个身影,头发披在背上的感觉很眼熟。工作虽然还没结束,但这种巧合令他信心大增,向优格小姐走近想看情况决定是否打招呼。

  相距五米左右,他停下来。女孩子正在水果摊前挑挑拣拣,决定好后递给老板。过秤,付钱,包起水果,一切顺利。但这时优格小姐却愣住。她盯着老板用来包水果的陈旧杂志封面,捂着心脏,升起窒息感——那上面是仓鼠先生。日期是差不多两年前。拍的是泡面广告。当时的造型,说真的,丑到她想哭。打分的话,如果邻居仓鼠是100分,那么泡面仓鼠是-3000,这样的差距。

  面对造型怪异的泡面仓鼠,优格小姐试图把这个形象和脑中那个重叠在一起,想要帮他挽回一点分数。但失败了。她眼巴巴的看着脑海中的优等邻居仓鼠,一点点幻化成猩猩。胸中的痛也在这时渐渐消失。优格小姐捂着心脏的手垂下去,拎起水果袋离开原地。

  其实,好男人和猩猩,在本质上没有差别。好男人之所以没有缺点,只因为她对他们不甚了解。这个原理虽然残酷,而且优格小姐总不肯承认,但内心其实很了解。她之所以本能的抗拒接受,其实是害怕自己就这样永远无法包容别人的缺点,重复着喜欢,呕吐,放弃,喜欢,呕吐,放弃的过程。

  仓鼠先生目送优格小姐离去。他还记得那个广告,并在优格小姐盯着页面看时,下意识脸红。他站在原地,迈不动双腿,只好看着女生的背影缩小,心情少许烦躁,又不知道该怪谁。这种时候只好都怪上帝。

  大部分男性通常可以很豁达。但在他在意的人面前,他只能接受自己是最好的。

  不过这种心态也说不上成熟,仓鼠先生暗自叹气,回去继续工作。还没开始就失恋,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好事。但要给他一段时间消化被迫放弃的心情。

  虽然两者没什么明显联系,但仓鼠先生却在这时想起了霸王海星小姐。人的自信常起到决定性作用。前后相隔五分钟而已,现在仓鼠先生觉得自己跟又老,又丑,又胖到走不出房间,需要别人帮忙倒垃圾的女人同病相怜,也许会变成很有话题的知己。

  而刚刚遭受重创的优格小姐摇摇晃晃的坐在公车上,颠颠簸簸的前进。她茫然地看着窗外,一边剥吃。口袋里的水果一个个减少,她浑然不觉,到目的地时,竟然已经空了。她整整吃了六个和半挂香蕉。因为很少搭公车,她还坐过头,只好独自往回走,觉得自己天下第一可怜——女生在这方面很强悍,她只要觉得自己可怜,那她一定可以立刻找出十万条理由证明事实如此。

  失去了心痛的感觉本该庆祝,但优格小姐只觉得怅然若失。手中的口袋空空如也,只剩几张皱巴巴的杂志插页,要丢掉前她觉得可惜,犹豫了片刻。

  好痛。……

  咦——?

  优格小姐抓紧胸口的衣料。她的心痛又回来了?虽然很矛盾,但这一刻她确实在惊喜。

  为了确认真伪,她反复看了几次插页。眼神接触到画面时,痛又绵延开来。她看着穿可笑小丑服,做出尴尬的笑容的泡面仓鼠,突然替他觉得委屈。汹涌而来的剧痛再次淹没了优格小姐的胸口。

  不过,狂喜过后,女生再次沉默。虽然她的痛失而复得……但,她到底为什么高兴来着?

  从这天起,诡异恐怖的事件成倍增长。

  首先,优格小姐的偷窥并没有减少,反而更加准时;她很期待的收集仓鼠先生的字条,常为了写两个漂亮的“谢谢”浪费数十张便签;她开始跟比她小八岁的妹妹们一起买娱乐杂志;仓鼠先生所有丑巴巴的相片都在她二度回眸时变得美丽异常;她开始对星座血型塔罗易经感兴趣,每天要去好多网站测试“两人契合度”、“妳跟他有未来吗?”、“今天妳塔罗了没有?”;她开始相信宿命这回事;她还在痛。

  她想,如果这种痛就是喜欢,那么她对他的“喜欢”一定是一种病。而且好像不会痊愈。

  只听过心中有爱就会变得强大,她却是因为有爱变得胆小。停电打雷闹胃痛时,平常连通厕所都一手包办干脆利落的她,竟然第一个想要跟仓鼠先生求救。对于新生的毛病,优格小姐内心很是挣扎,真想扯头发对自己说“女人,妳是疯了吗?”

  踏入矛盾的感情,不见得会有惊天动地的挫折感。但就像剪了不适合的前发,总是有意无意戳到眼睛。很烦,却只能忍。不然只能剔秃。二十一年来,优格小姐没崇拜过偶像;看再悲伤的电影也不会哭;眼中只有猩猩和有待变成猩猩的男人;唯一与之建立了信任关系和真爱情感的是优格和泡面。突然出现的奇迹般的心痛震撼了她,她一边想坚持,一边想逃避。但叫她放弃她又舍不得,总觉得心痛只是画面一角,她期待看到整幅画,说不定能见证真爱和宿命的奇迹。

  她没救了。

  有一次,优格小姐带着墨镜跟在一群小女生后面买偶像的海报。旁边有人挤过来跟她说话:“妳也喜欢他啊?我也是他的fan,妳好妳好,我们来交个朋友吧。”她很想拒绝,但不知从何说起,只好陪着笑脸交换了电话号码。其实说穿了,除去邻居那层关系,她确实只是一名动机不明并不纯的高龄fan而已。

  Fans在仓鼠先生眼中,都长着同一张脸。写实一点说,他只看到一群会行走的“$”。这事实对消费者来讲也许太过残酷,但工作对他来说也一样——他只是在提供有偿精神寄托,服务对象以外的女孩子还经常变身为河豚吓唬他,这生活已经够悲惨。神秘NPC小姐的出现就像一缕曙光。遗憾的是,真的就只有一缕而已。那天之后他再没见到过她。

  生活圈里跟他有互动的,于是只剩下住在对面的神秘海星。

  而且所谓互动就只是“谢谢”两个字而已。

  诡异的是,即便是这两个字,海星小姐也能想出无数种方法使它们每天看起来都不同。起先的几天是淑女型,后来开始加上星星符号,再后来添上了小云彩,最近在走卡通路线——每个谢谢后面都有奇怪的咸蛋超人头像。当然也可能是自画像,但仓鼠先生尽量约束自己保持善良的心态——至少对方有肉眼稍可见的幽默感和表达方式怪异的友善。

  面对一座美丽的无人岛屿,男性的想象力可以非常丰富,但要他开始探险,他绝对会瞬时切换频道以现实作为出发点。

  因为双方没碰过面,仓鼠先生绝不会凭这种“精神交流”就把对方划分到“可持续发展”对象范围内。而且他相信,他总有一天会厌倦这种状态,不再与对面往来,或干脆搬走。

  虽然习惯了寂寞,但人总有些时候,非常想要跟谁讲话。仓鼠先生也并不是没有朋友,但出来工作后,大家各自在不同城市,要通过电缆表现关心实在很难。工作伙伴里也有几个谈得来的人,只是工作必竟是工作,合作互利的关系中建立朋友的信赖本来就矛盾,即使有可能,仓鼠也总是放不下身段。他对自己这种个性很苦恼。

  有一天傍晚,他结束一份不太愉快的工作,又不想回家,只好一个人在天桥上发呆。这时恍然看到一个长得有点像NPC小姐的人,夹在一群小女生中间,站在他的海报前,似乎在考虑要不要买。仓鼠先生一边顺着天桥移动,一边持续观察。女生戴着很大的墨镜,前发挡住半张脸,仅看发型和体形很像,但衣服穿得随便,站立的姿势也因为怕冷而缩成一团,背上背的不是包,是画板,像刚上完写生课归来的学生。

  那一刻,仓鼠先生的胸口突然紧缩。想着,虽然和记忆中差距太大,但如果那就是NPC小姐,他也会为这种邂逅感动异常。不过事后他又总结自己也许太寂寞。寂寞的人总容易感动。

  事实是,女孩子缩着肩膀站了两分钟,身边跑来另一名女生,标准的高中生模样。两人交谈了几句,拿出手机互相拨弄了一番,分头走掉了。仓鼠先生的眼神随着熟悉的背影移动了一段距离,对方有再回头看海报,但只瞄了一眼又继续前行,不太有兴趣的样子。大概只是陪同学逛街而已。仓鼠先生倚在天桥栏杆上叹气,又开始觉得自己跟神秘海星同病相怜。

  每个人都是好演员,只是有些还没被适当的台词激醒。每个人都是好情人,只是大多都没找到真爱就用完一生。

  仓鼠先生最近常常发出这种感慨。他怀疑自己是那种会因寂寞而发情的类型,所以格外努力的克制着。

  优格小姐原本没打算克制,但一通电话毁掉了她寻找宿命的奇迹的动力。对方是之前在街上碰到的fan。事实上这不是第一次通话,相反二人相识后交往甚密。优格小姐虽然疲于人际往来,但能从对方那里得到很多仓鼠的八卦,她乐意牺牲。

  事件的导火线是,对方故作神秘的说了这样的话:“这件事哦,我只告诉妳。是好朋友我才说,看在妳那么喜欢他的份上。”

  优格积极响应。她有时觉得自己牺牲过头,简直为爱犯贱。但她控制不住。

  “我哦,嘿嘿嘿,我跟妳说噢,”卖了一下关子,“其实啊,昨天他搬到我家旁边的公寓来了。”

  “?”

  “很不可思议吧?但是我确定是他啦。哎哟,好帅噢。嘿嘿嘿嘿……有没有很羡慕我?”

  “……”

  “网路上不是常常会有那种人,说他们认识明星,或者是明星的朋友的朋友吗,讨厌,只是故意炫耀出来让别人嫉妒而已吧?嘿嘿嘿,现在看来,没什么了不起嘛。”

  “……”

  “我也很震惊噢,所以了解妳的心情。可以住得离他这么近超棒的。”

  “……”

  “妳不相信啊?是真的哦。我现在啊,每天都近距离看着他。他都很早起来,然后穿着超有型的私服,人也很亲切,见到我还会跟我打招呼噢。我觉得他其实也有喜欢我耶。”

  优格猛然挂断电话。

  女孩的声音听起来像疯了。但优格关心的不是这个,她是怕自己也会变成那样。因疯狂迷恋而产生占有欲,这件事并没什么稀奇。确实有一大票“明星的朋友的朋友”在做同样的事。她只是不想自己也变成那种人,但她不确定自己的动机,跟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但是,是不同的……她比较痛。她胸口的磁石有在痛。这里不同。

  但是,“磁石在痛”听起来太滑稽了,不能作为呈堂证供。

  但是,是不同的,她发誓是不同的。她有证据。她的证据在心脏里。她的证据就在持续疼痛的胸口和心脏里。

  她没有证据。

  优格小姐一边痛一边咬着优格盒子,再一边撕掉墙上所有的杂志彩页,狠狠揉成一团团废纸。电脑里的仓鼠图片也被颤巍巍的食指放进回收站,按了永久删除。优格此时想要扮演雷厉风行六亲不认的女强人,她决定无论如何要医治好自己“不会痊愈的病”。但治疗手段太过极端,她痛得缩起来,从海星变成虾米。

  这天晚上,优格小姐又做了恶梦。同样的医生,同样的场景:“恭喜妳,小姐,妳成功了,妳那颗多余的心脏已经被制服,它已经停止跳动了。”这句话说完后,优格自己的……唯一的心脏反而剧烈跳动,她满头大汗。

  早晨六点,优格满眼通红的爬起来去冰箱找优格吃。爬到厨房时,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快速往门口跑。她打开门,把装满废纸彩页的垃圾袋往屋子里拖。

  宿命就是这么回事。对面的门同时打开。优格闪了腰,跪坐在地上,来不及躲避。膝盖和胸口都在剧痛。

  缓慢移动过来的阴影,带着独特的香气。优格垂着头,盯着对方的鞋尖,和盖住鞋面的牛仔裤,刺痛加深。收回目光,触到的却是自己一个月来收集的,在昨夜变成废纸的垃圾。她捂住心脏弯下腰去,脸几乎贴到地面。整个人折叠成压扁的S型。

  “妳还好吧?……心脏不舒服吗?要不要……叫医生?”仓鼠先生的声音。

  闭……闭嘴……你的声音好痛……

  “要打电话给医生吗?……”仓鼠伏身,不敢轻举妄动,又想把女生扶起来。她穿着简单的白色睡衣睡裤,边边角角装饰着快要脱落的蝴蝶结。短裤下是匀称的小腿,淡蓝色海豚绒毛鞋。弯下腰去的那块后背,他总觉得眼熟。

  不要……碰我……碰到我就死给你看……真的会死……

  优格咬牙稍稍撑起身体,先伸出一根手指来阻止仓鼠的靠近。待对方僵在安全范围外,优格抬起头,扶着巨大的海报垃圾袋,勉强拨开凌乱的发丝,用充血的眼睛望着男人。对上的是一双深邃的眼睛,带着疑问,慢慢转成惊诧。原来对方的磁石埋在眼睛里。她中弹了。

  先生,很痛……不要再用眼神对我扫射,我已经浑身都是弹孔了,请看这个垃圾袋,里面全都是染血的子弹壳。拜托你快点走开,你吸到我的石头了,它快要冲破我的心脏跑出去了。会死,绝对会死。好痛……

  优格微笑。

  “嗨。” 她说,“我住在这边。我叫优格。早安。”
№0 ☆☆☆天宫雁2006-01-17 18:37:11留言☆☆☆ 


=口=
我不是来催稿的。。。不过这样是结束了吗?
虽然觉得这样结束也不错
不过前面这么多铺陈这样结束太可惜拉啦,泪奔
当然,我不是来催稿的。。。
№1 ☆☆☆SA2006-01-18 02:10:38留言☆☆☆  引用


上次皇上跟偶说这是中篇……所以偶猜还米结束~~
偶猜……
№2 ☆☆☆吻月2006-01-19 14:22:24留言☆☆☆  引用


完~了~吗~~
№3 ☆☆☆掉到坑里的一抹幽魂2006-01-24 17:02:49留言☆☆☆  引用


慢慢来。
№4 ☆☆☆舒云2006-02-02 11:05:24留言☆☆☆  引用


As promised, here are the sentences that I like:
“宿命”与“巧合”的区别在于,一个你愿意去相信,另一个你不愿意。
恋爱不会消失,想要恋爱的心情也不会消失。它们一直都在,只是在主人决定要正视它们之前选择沉默。
♂:女孩子只要发型不同就像变个人,但是看久了,发现变得只有前面而已。不同的女朋友,脸确实会不同,但该继承的女性特质,包括缺点,一样都不会少。
大部分男人眼里,女人,和,异性,是两种生物。前一种是指神秘NPC这种有幻想和发展空间的特殊物种,后一种是指霸王海星这种单纯有着异性特征的生命体。所以,当男生开始在女朋友面前呈现终极节能电源使用状态时,她大概可以确定,她看起来不再是女人。是海星。

女生在这方面很强悍,她只要觉得自己可怜,那她一定可以立刻找出十万条理由证明事实如此。
大部分男性通常可以很豁达。但在他在意的人面前,他只能接受自己是最好的。
每个人都是好演员,只是有些还没被适当的台词激醒。每个人都是好情人,只是大多都没找到真爱就用完一生。
looking forward to the next chapter
№5 ☆☆☆sk2006-02-28 00:25:21留言☆☆☆  引用


no new chapters in all these months ><
№6 ☆☆☆sk2006-05-20 21:51:07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