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永夜寂色
主题:恋爱革命-前发革命 上[6]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如果谈恋爱的对象可以和发型一样,自己设计就好了。

♂:谈恋爱跟发型很像,每次我要求的样子和他最后剪出来的绝对不一样!绝对不一样!

——题记

  总有一些人,分手后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谈过一场恋爱。交往时再开心转天也会忘掉;结束后那些快乐的回忆反而变得很苦,结果对恋爱完全没留下什么好印象。优格小姐就是有这种体质。不懂为什么有关交往的记忆,总是从分手开始。有关“前男友”的记忆,永远都是背影。就连男生喜欢的颜色,爱吃的东西,常用的名牌,也都是分手后整理相册时才发现。但,绝不能因为这样判断她个性阴郁。

  其实优格小姐对男性有先天性排斥反应——即便是有好感倾向的男生,只要对方主动示好,在她眼里那具男性的躯体就立刻幻化成披着人皮的猩猩。有这种体质的她因此十分认命的,开始培养自己对动物的好感。然而,传说中“遇见宿命恋人的触电感觉”,她仍是一次也没体验过;反而是在和各种各样类人猿的交往过程中胃袋抽搐不停。恋爱之于她,就像发型——顶在别人头上像皇冠,自己剪过就像草帽,第二天早晨起来要面对的是鸡窝。前一天的喜爱之情全然消失,最多维持七个小时。结果到今天为止,她还不断朝正常的发型努力着,努力让自己喜欢的更久一点。

  或者让她弄懂“喜欢”的定义先……

  就在目睹另一只猩猩离去的背影后的第二个星期,优格小姐的公寓对面搬来新住户。凡是期待恋爱的人,见到这种情节,总会下意识联想到浪漫的画面,但是其实,这是诡异事件的开端。首先,从那天开始,优格小姐门口的垃圾,开始无故失踪……

  她听说过有人会收集烟头,有人爱偷内衣,但垃圾这么抢手却是第一次。

  因为工作关系,优格小姐很少出门,日出而息,日落而作,食物尽量一个星期买一次,内容包括大量的水,大量的优格,和大量的面包。因此,所能生产的垃圾也只有大量的水瓶,大量的优格盒,和大量的面包渣。她不理解为什么这么没营养的垃圾也能引人注意。为了探索宇宙的奥秘,她决心对敌人做出有冒险精神的试探。

  奶酪。

  仓鼠先生伸手去提垃圾袋的同时,发现旁边工工整整地放着一块用蕾丝花边茶杯垫托起来的奶酪。他皱眉,不懂对面那古怪的女人到底想干嘛。但下一秒钟他瞄到奶酪后十公分处有一只颜色晦暗的捕鼠器……他抽回手,表情茫然。

  “为什么,妳会觉得,能够做出,提起垃圾袋,走出大厦,倒掉,这种动作的,是老鼠。”揉着太阳穴的仓鼠先生尝试深呼吸,额角青筋突起。真想捏着女人的下巴这么问她。

  因为工作关系,他不得不换一间比较便宜的公寓。新公寓离市中心较远,出门工作要乘很久地铁,所以租金便宜。但经纪人介绍说对面的住户深居简出,安静异常,他于是决定住下来。但,可怕的事发生了。他发现对面的神秘住户,似乎从来不走出房间,唯一可以证明对方还活着的,就是门口的垃圾袋——每天逐一增加。从上个礼拜六,到这个礼拜四,垃圾袋的数目稳固的增加到六个……而且竟然还按照大小轻重排好靠墙站成一队……

  从房东处得知住户是女性后,他震惊到脉搏虚弱。

  女性果然是深不可测的生物。他再一次确定这种印象。她们可以因为害羞不敢牵手而只拉着男生的衣袖;但也可以死死拽住最后一条降价至五折的皮包喊“敢跟老娘抢我剁了你”……比喻成动物的话,很像河豚,有事没事就爱鼓起气囊吓人。仓鼠先生不确定自己是否因为见证太多河豚变身的过程,而对女性的存在敏感到神经衰弱。

  之前的女朋友是一起工作的模特,性格大方,品味好,而且鲜少变身,是仓鼠先生最满意的一个。但新人的试用期一过,她立刻出现在老板车上。并在当晚打来电话,温柔地说:“亲爱的,我想继续跟我一起工作你大概会觉得困扰吧?换个环境发展也不错噢。呵呵呵……”那是仓鼠先生听过的最可怕的“呵呵呵”。第二天他接到通知,被安排到听都没听说过的附属公司,之前的工作则由前女友接手。原来气囊不是河豚的重点,它的毒潜伏于身体。从毒素中缓慢恢复过来的仓鼠先生,对周遭异性的触觉变迟钝。要活在一群河豚中,就要有保护色。想长出河豚的刺可能有点难,但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根头发——处于中枢神经系统最近的地方,但怎么修修剪剪也不会痛。

  但是,不是河豚。

  他千真万确住在对面的不是河豚。

  说不定是霸王级的海星。

  此时,霸王科海星属的优格小姐流着口水,仍在甜美的梦中。晌午,她才摇摇晃晃的坐起来,洗漱完毕,拿出塑胶袋一只,把昨天为止的垃圾全都塞进去,系好,走出门去——是的,它们又不见了。编号从星期六到星期四的垃圾袋又不见了……

  奶酪也不见了……

  捕鼠夹还在。里面还夹住一只儿童拖鞋……这太恐怖了。优格小姐瞪大眼睛,面色死灰的盯着那只鞋,觉得好像在哪见过。几分钟过去,她恍然大悟——那是同楼层陈太太家小朋友的鞋子……想到陈太太那纠缠到底誓不罢休的个性和大嗓门,优格小姐沮丧无比。她突然觉得自己的情形有点悲壮,不但己方士兵全军覆没,还波及到无辜,现在只剩下她独自一人漂流在孤岛上,相依为命的还有手上的一袋“星期五”。真是想哭。

  她整个下午心情郁闷。照例去了公司,归途中买了食物。刚刚入冬,微寒。她甩着装满食物的塑胶袋,做出漫不经心的表情走着。她不晓得是否所有女生都会这样,很容易陷入某种情绪中去,然后立刻融入角色。男生总喜欢说女生千变万化难以捉摸,优格小姐却认为男生只是看到正在扮演不同角色的她们。现在的她,正试图表现出独立坚强并少许敏感脆弱的女性特质,难度较大,她还在调整心态中。虽然嘴上说着对恋爱失去信心,但是身体却为时刻准备着接受新的恋爱而活跃着——她会下意识的希望别人看到自己设计好的形象,有时这种本能令她轻微自厌。

  路过蛋糕店,她决定进去买一份礼物,回去送给陈太太。先去道歉比等对方找来在走廊破口大骂好得多,她还想要在公寓里维持温婉知性的社交形象。她还不晓得这形象已在住她对面的先生面前,完全树立失败。一边想着要买什么款式的糕点,一边发挥本能控制着外在形象的她,就这样从仓鼠先生面前走过去。

  刚刚结束工作正在等公车的仓鼠先生,前一秒钟还在望天发呆,但马上被独特的发香吸引。虽然有点奇怪,但他得承认自己对女孩子的清新自然的发香没有抵抗力。

  女生穿着白色高领毛衣,咖啡色呢布长裙,长发隐约挡住黑色双肩小背包,手里拎着装满食物的塑胶袋,看起来不是太重,但是步调缓慢,好像不急着到任何地方去。仓鼠先生发觉自己跟过去的目光收不回来,脖子好像僵在那个角度。好不容易转回来,他开始回想刚刚女生经过时,自己在做什么,站姿如何,脸上的表情会不会太严肃。意识到自己在想这些时,他有点灰心——说什么对异性的存在变得迟钝,其实他不过是变得更懂得挑剔,只对好女人发情而已。一辆公车停在面前,玻璃窗中自己的倒影看起来比平常还寂寞。

  一想到要回到那个古怪女人对面的家去,仓鼠先生垂下肩膀,颓丧到极点。

  有时候,好男人和好女人……就像电脑游戏里的NPC。要交涉,无数次也可以;但怎么都没办法跟他们发展人物关系。仓鼠先生和优格小姐在这一点上有强烈共识。

  买蛋糕时,优格小姐顺便偷偷在店内的镜子里照了照自己。出门前化的妆开始脱落,左侧脸颊上的痘痘越来越明显。这让她没有心情继续扮演坚强并脆弱的新时代女性了,她只想快点回家敷脸。到达目的地后,她跳下计程车,一路跑回大楼阴影。她身后不远处的马路边刚刚停稳的公车,丢下一位乘客后继续上路。这位乘客远远的看着这边正在找钥匙开门的身影,愣了片刻。原……原来苍天有眼,是有作弊入口可以发展NPC的,仓鼠先生想。

  他快跑了几步缩短两人间的距离,相差半层台阶,盯着女生的高跟鞋,一起走上四楼。竟然住同一层么……仓鼠先生下意识皱眉,心中浮起不好的预感——她该不会变身为对门的霸王海星吧?真是晴天霹雳。

  仓鼠先生万念俱灰的跟在后面,虽然两人相距越来越近,但他完全没心情打招呼,一张脸又臭起来。然而,女生并没有进入他对面的房间。她径直走到走廊尽头,停在一号房,清了清嗓子,按下门铃,然后文文静静的站在原地等人来应门。

  听说那边是一个三口之家,小男孩七岁……可女生看起来二十出头,不像会有那么大的儿子,而且拥有公寓大门的钥匙,大概是别层的住户来探望朋友。仓鼠先生思索着,但不好意思在原地站太久,掏出钥匙开门进屋去。

  “宿命”与“巧合”的区别在于,一个你愿意去相信,另一个你不愿意。

  仓鼠先生开始认为,能够住在这个公寓,真是件幸运的事。

  优格小姐则是很小心调整呼吸,不想让不远处的男生看出她正在用余光偷瞄他——而且因为角度问题,她偷瞄得十分辛苦。直到对方进屋去,她才松了口气。还来不及平复心跳,门被打开,贴着面膜的陈太用没表情的脸对着她。优格喜形于色,若不是敷面时交谈不易,她大概完全得不到说话的机会。趁运气还没用完,她毕恭毕敬交出糕点,点头哈腰赔过不是,速战速决离开雷区。

  现在她可以全心全意回味刚才那个偷瞄的成果了……

  好痛。

  真是好痛……

  虽然很奇怪,但是这是她唯一可以用来总结现在心情的句子。心脏偏右下,胸膛偏左下,胃口偏左上的位置,好像被新年大钟撞了一下,莫名其妙的开始疼痛。她扶着墙壁,不晓得发生了什么,怀疑自己走不回家去。

  偷瞄到的画面——可能是站在那里的姿势,或者转动钥匙的动作,也可能是特殊的关门声……优格小姐不晓得自己被哪个细节感染了,痛得不敢呼吸。等她回过神来时,脑袋里已经重复不断回放男生推门进屋的镜头不晓得几百万遍,而那个不是胰腺不是阑尾本应该空空荡荡只有肋骨的地方,持续发疼。

  这天是男生搬到对面的第二个星期第一天,诡异的事件仍在蔓延,优格小姐患了原因不明的疼痛症,只要回想起男生进屋的样子就痛到她把优格盒子咬得变形。

  当天晚上,优格小姐梦见自己去看医生,长得和对面男生一模一样的医生很严肃地告诉她:“小姐,x光图上显示出,妳在疼的这个地方,多长出一个心脏。请问妳要切除吗?”她吓出一身冷汗,惊醒过来。

  但是这次她完全不晓得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意外。只要想象住在对面的男生,无论是看报纸,洗衣服,打喷嚏还是倒垃圾,优格小姐都会感觉到周身传来温暖的刺痛,好像中毒。痛到心烦,优格小姐决定自救。她一边吃优格一边在屋子里不停的走来走去,想如果满身大汗会不会排出毒素。但失败了,她反复试验了几次,运动无效,只有忽略男生的存在才能缓解疼痛,但那很难。如果这才是恋爱的感觉,她哭丧着脸想,那恋爱真是件很辛苦……很痛……的体育运动。

  然而,仓鼠先生睡得香得很,一个梦都没做,也没流口水。有时候,自作多情有助于身心健康。即使跟那个神秘的NPC没制造出任何联系,但那些小巧合总会让人心情愉悦。

  那个发型他想要……

  用语言表达的话,这是唯一可以总结出遇见神秘NPC小姐的心情的句子。

  说的更详细一点就是:那个发型他想要他想要他想要想要想要嘛……

  不管自称多么清心寡欲,只要出现恋爱的契机,身体总会做出背叛意志的反应。就像前发定期会长长,到时总要被迫去修饰一番。就算想要自暴自弃的不管它,它也不会消失,而是越来越长隐藏在其他头发当中。恋爱不会消失,想要恋爱的心情也不会消失。它们一直都在,只是在主人决定要正视它们之前选择沉默。

  第二天早上,虽然上午没有工作安排,但仓鼠先生起得很早,心情大好,梳洗整齐后决定出去跑个步。刚一出门就被门口的景象吓了一跳——看来霸王海星昨天的食量不小,那个巨大的口袋被绑好站在门口,透明的塑胶袋里的内容一目了然。是一大堆优格盒子。真正可怕的是,其中大部分还被咬得变形,上面的牙印清晰异常,更添恐怖气氛。仓鼠先生实在想象不到,是什么生物才会有这种食量……说不定对方就是因为体积庞大,所以没办法自由进出公寓。但望着盒子上的牙印,他不知道要同情还是回避好。刚想退开一步,不再管她的事,发现袋子顶端贴着字条,圆圆胖胖的卡通字体写着“谢谢。”

  不知是否因为被海星终于搞清楚是人类在帮她倒垃圾这件事感动到,仓鼠先生忍不住笑。看了一眼对面的门,拎起垃圾袋向外走去。

  此时门内的优格小姐正咬着另一罐优格盒子疼得咬牙切齿。她从透视孔看得一清二楚,本来只是想搞清楚是哪个好心人帮她做清洁,但没想到不幸中弹。她亲眼望着男生从对面走出来,因为高度关系只看到下巴和嘴唇。一瞬间她突然窒息,猛地抽气,又怕被对方听见,只好咬住塑料盒瞪大眼睛,好像即将窒息的表情。直到对方离去,她才敢大大叹出一口气,对自己除了猩猩恐惧症和莫名花痴痛以外,又新添了一项变态偷窥狂的嗜好苦恼不已。

  虽然也许看起来不是这样,或者事发当初还不能理解,但当生命经历长到可以回顾时,“想要恋爱时就可以恋爱”是比什么都幸运和幸福的事。
№0 ☆☆☆天宫雁2006-01-17 18:28:48留言☆☆☆ 


恋爱革命-前发革命 上
咳,同志们,看完记得留言……
№1 ☆☆☆ 吻月2006-01-17 18:40:33留言☆☆☆  引用


又有新文可以看了
亲一个先
如果可以
请像抽风一样勤快的发新文吧
№2 ☆☆☆HL2006-01-24 16:55:21留言☆☆☆  引用


好久没有支持了。
又是好文。
20岁的天宫小姐又成熟了。
加油哦。
№3 ☆☆☆舒云2006-01-26 11:28:08留言☆☆☆  引用


不是發表在07年1月份上了嗎
難道這篇文早在06年初就完成了
№4 ☆☆☆2007-02-13 19:59:00留言☆☆☆  引用


to 琇:
没错,正确时间是2005年的12月。
杂志出版就是这么慢。
№5 ☆☆☆天宫2007-03-07 14:16:43留言☆☆☆  引用


哪里可以看到完整的恋爱革命啊???
跪求
№6 ☆☆☆parsely2007-03-16 14:43:35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