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语迟休问
主题:金陵女子四十八[21]
收藏该帖
已收藏

阿宝轻轻笑道:“二阿姐怕是要生我气了。”思澜道:“生什么气?”阿宝凝视他道:“你真不明白么。”思澜笑道:“那还有假不明白的。”阿宝低头沉吟了一会儿,却不往下说了,岔开话题道:“我听说,今天晚上义演的太太小姐里,有府上的三少奶奶?”思澜笑道:“三哥跟你说的?”阿宝道:“那又何必听他说。众口相传,都说三少奶奶生得又好,唱得又好,乃是绝顶出色的人才。像我和云枝姐这样的人,想来是比不了。”
思澜心里也颇记挂晓莺,便问:“这么久了,你有没有她的消息?”阿宝微笑道:“刚才三少爷也这么问我来着,我说没有,不过四少爷你问,我不能说谎,前些日子她倒是托人写了封信给我,说是在那边一切都好,还请我去玩。”思澜点头道:“那就好。我不会告诉三哥的。”阿宝笑道:“其实告诉他也不打紧,他若是还伤心,今天就不会来了。”
思澜一时不知该继续说些什么,阿宝则低头摆弄那个小镜子,思澜咳了下笑道:“不知道他们在外面玩得怎么样?”阿宝睨了他一眼,笑道:“我出去看看。” 思澜闻着屋子里鸦片的味道,有些不舒服,又躺了一会儿,便也走出来,见他们正玩得兴起,就在思源耳边悄悄交代一声,也不跟众人招呼,径自先走了。
回家时也不过八点多钟,知道这时候众人必在何太太那里,于是不回自己住处,折向上房,走廊里就听见人语喧喧,见如意挑帘出来,便笑问:“都谁在里面?”如意笑道:“四少奶奶在。”思澜笑道:“谁问她来?”说着走进去,只见何太太正和玉茜说话,秀贞和迎春也坐在一旁,蕴萍和思泽则围着桌子下棋,不时插上几句话。
何太太见是思澜,便笑道:“你倒回来得早。”思澜笑道:“我赶着回来贺三嫂的。”玉茜啐一口道:“自家人,还跟着外人一道起哄。”思澜笑道:“天地良心,三嫂你不知道,你这一折唱完,有多少人赞不绝口四处打听,连我都跟着出了不少风头呢。”何太太笑道:“这也不算什么,刚才还有电台来请你三嫂去清唱。不过依我看,不去也罢了。”玉茜笑道:“母亲说的不错,一开始参加这个义演,就是为了筹赈灾款,否则抛头露面,有什么意思呢,我打算只演过这三天,其余的一概不理。”
何太太笑道:“这就对了。”又向思澜道:“你们兄弟两个也收敛些,神神鬼鬼地胡闹一通,倒把你三嫂戏的好处给掩了。”思澜笑道:“你老人家别信他们胡说,哪有这种事。”何太太摇头道:“还不承认,只当别人都是傻子么?”思澜笑道:“总是我来得不巧,平白替三哥挨一顿教训。”何太太笑道:“还委屈了你,回头我也要说你三哥。”这时思泽道:“四哥,二哥来信了。”
思澜一怔之下,转脸去看迎春,正巧迎春也望过来,两人目光碰个正着,两两避开,思澜定了定神笑道:“在哪里呢,快拿给我看看。”何太太从抽屉里取信出来,递给思澜,叹道:“信上说有你三姐的消息,你快看看吧。”
思澜一听有蕴蘅的消息,急忙看信,原来思涯有个同学的弟弟在法国读书,隔壁曾住过一对年轻的中国夫妻,听他形容年貌藉贯,颇有几分似谢灿飞和蕴蘅,思涯打算亲自去法国一趟,思澜心想,只是辗转相传,也不知是或不是?便真的是,待思涯赶去时候,也不知能不能找到,只听何太太叹道:“他们兄妹两个都在外面,偏偏还不在一处,有什么事也不能互相照顾,你二哥也罢了,你三姐一个年轻女孩子,可让人怎么放心得下。”
迎春道:“我想二哥定是有了几分把握,才会写信告诉家里的。”思澜小声嘟囔一句,你倒是知道他的性情,旁人均未理会,迎春坐在他身边,如何听不到,扭头看了他一眼,思澜也觉得自己这句话大有酸意,未免不好意思,向迎春一笑,迎春却将头转了过去,思澜一时讪讪地,哼了一声。却听秀贞道:“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见到了,过几天就会收到信了。”何太太心下略觉宽慰,叹道:“但愿如此。”
玉茜小声向秀贞道:“你看老四两口子耍什么花枪。”秀贞茫然不觉,只道:“你说什么?”玉茜抿嘴一笑,便不再说。何太太扶着额头道:“我也乏了,你们都早点回去吧。”众人听了这话,便纷纷散了。思澜本待绷住面子不与迎春先说话,这时见天晚风寒,她只穿了件哔叽短袄,便又忍不住道:“怎么连冷热都不知道,也不披件斗蓬?”
迎春道:“出来得急,一时忘了。”蕴萍向思澜道:“你昨天有没有注意到刘珍珍的打扮,在旗袍外面套一件银鼠短大衣,倒是真俏皮,我看过不了多久,大家都会学她那么穿。”思澜笑道:“她这人,一向是时髦赶她的。”转脸向迎春道:“不如你也照着做一件。”迎春摇头道:“不做。”思澜斜眼睨着她笑道:“也对,不是什么人穿都能像她那样好看的。”迎春微笑道:“说的很是。”
思澜本是故意激迎春,但见她这样毫不在意,自己反被噎了一下,当着蕴萍的面,也不便多说什么,少时回到自己房中,方叹道:“我知道你贵人少语,但也不至于每次跟我说话都不超过四个字吧。”迎春白他一眼道:“胡搅蛮缠。”思澜笑道:“你看看,又是四个字。”迎春忍不住好笑,思澜走近一步揽住她腰,轻声道:“别闹脾气了好不好?”迎春嗔道:“到底是谁在闹脾气。”一句未了,思澜已吻了过来。
次日早上,思澜到了厂里,嘴角还是弯的,自才笑道:“有什么高兴事?”思澜笑而不答,只道:“你今天倒闲?”自才刚想跟他开两句玩笑,刘绍礼便进来了,思澜忙站起来,刘绍礼向思澜道:“天津那单生意,下周你去谈,好好准备一下。”交代完毕,便转身出去了,思澜顿时委在座上,直叫倒霉,自才道:“也不用你做什么,挑个明白人跟着就是了。”思澜唉了一声,不再言语。
两天碌碌而过,到第三天晚上,思澜和自才来到剧场门口,正商量结束后如何酬庸的事情,忽见一个小孩子跑了过来,手里拿了封信,只说是要给何家四少爷的,思澜打开信来,见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华盛饭店十五号房”,只这八个字,上无称谓,下无落款,思澜看得一头雾水,向自才道:“是不是给错人了?”自才道:“指名交给何家四少爷,应该不会错罢。”思澜皱眉道:“也不落款,我怎么知道是谁?”
自才笑道:“我也不知道是谁,不过一定是位年轻的小姐。”思澜笑道:“这也看得出来。”自才笑道:“如果不是小姐,怎么会用这样漂亮的信纸,信纸上还洒香水。”思澜笑道:“这你就不明白了,现在男人写信洒香水的大有人在。”自才笑道:“那也得分是写给谁,我看这封信说不定就那个阿宝写给你的,约你私下相会呢。”
思澜嗤笑道:“越发胡说了。”把信纸一揉,就待扔掉。自才年轻好事,生怕思澜就此不理,便笑道:“我胡说,你倒是说的嘴响,敢不敢打赌?”思澜轩眉道:“赌什么?”自才笑道:“我输了,自己到刘叔那里去说,替你去天津,你输了,肯不肯让贤,让我一亲芗泽呢?”思澜笑道:“反正我绝不碍你就是。”两人说着便对击了一掌。
戏开锣没多久,思澜与自才便悄悄退场,叫了黄包车,拉至华盛饭店,叫听差开了十六号房,房间是西式摆设,十分整洁幽雅,倒似是个适合约会的好地方,两人站在门口,只见隔壁的房门关得紧紧的,让人无从窥探,自才催思澜去敲门,思澜不肯,正推搡间,忽听脚步声响,有人从楼梯上来,思澜扯了自才一把,将门半掩住,两人从门缝向外张看,只见来人穿一件宝蓝华丝葛棉袍,戴顶灰绒帽,走至近处,将帽子取下了来,眉目清疏,神色恬定,竟是个认识的人,自才轻咦了一声,低声问思澜:“怎么会是柳云生,难道是他找你?”思澜附耳道:“看来不干咱们的事,还是走罢。”
自才尚未答言,却听隔壁房门吱呀而开,一个女子娇声道:“你怎么现在才来?”说着伸手拉柳云生进去。两人听了这声音都是大吃一惊,自才身子向前急探,一瞥间见得清楚,那人儿整整齐齐标标致致,正是那一见难忘,萦之梦魂的佳人阿宝,思澜也自纳闷,奇道:“他们两个怎么会到一起?”自才冷笑道:“往日只说红倌人姘戏子,我今天可算见识到了。”思澜沉吟道:“这写信的人倒是有意通知我这件事,到底是谁呢?”自才道:“管他什么人,咱们可不能平白当着寿头码子。”
思澜虽未曾指望阿宝待他有多少真心,但陡然见此,也不免心凉。原来逢场作戏,人在戏中,自己还是懵懂了。一时听差来送茶,自才忿忿地碾灭烟头,在他手里按了两块钱,低声耳语几句,思澜问道:“你做什么?”自才摆手叫那听差去了,微笑道:“一会儿你就等着看好戏吧,说不定还是一篇好文章。”
思澜笑道:“个人有个人的缘法,你又何必呷这份干醋。”说着去唤那听差回来,追出门,却不见踪影,也不知道躲到哪个房间挂电话去了。思澜心想少时报馆来人,柳云生和阿宝这场丑可出得不小,自己对他们虽无好感,却也不必害人到这般地步,还是知会一声,叫他们及早躲开为好。
自才见思澜这副态度,便笑道:“算我枉作小人了,不过你虽是好意,只怕他们倒臊了。”思澜一想也是,彼此尴尬不说,若是阿宝问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倒不好回答。正待下楼去叫人,却见刚才那听差回来复命,便依旧嘱咐他了,那听差虽觉奇怪,但看在钱的份上,也就不深究,捏着银元领命去了。
自才犹自不甘,恨声道:“可恨连个臭戏子也能做入幕之宾,难道你我还不及他。”思澜只觉得好笑,刚要说话,却听嘭地一声门响,只听阿宝清泠冷的声音道:“你倒找的好借口。”思澜平素见阿宝都柔柔婉婉的模样,话也不曾大声说一句,想不到今日竟大改常态,心下好奇,与自才两个都不由自主向外张看。却见柳云生站在门口,欲走不走的,阿宝微笑道:“你想去看她的戏,直说便是了,何必扯这种谎来吓我。”
思澜心下疑惑,暗想柳云生要去看谁的戏,难道他还有个坤伶相好不成?只见柳云生指着那听差道:“扯什么谎?你莫非以为这人是我找来的。”阿宝哼道:“你敢发誓说不是么。”柳云生只是冷笑,阿宝眼圈却红了,柳云生打发走那听差,望着阿宝缓缓道:“我从来不管你的事,你也不要管我的好。”阿宝低声道:“看来你还是放不下。”柳云生笑道:“你想得太多了。”阿宝眼波微盼,柔声道:“并不是我要管你,只那何家三少奶奶是个厉害人,你还是当心些好。”
思澜只觉脑子轰然一炸,想起那日阿宝提起玉茜的神情,又说什么绝顶出色的人才,自己和云枝想来比不了,当时只道她是为晓莺抱不平,想不到这中间竟夹了个柳云生,只是一时间怎么也不敢相信玉茜竟会做出这种丑事,只疑自己听错了。却听柳云生道:“好,我记下了,你也快走吧。”阿宝笑道:“那我最后问你一句话。”柳云生叹气道:“你胆子越来越大了,难道真不怕报馆来人?”
阿宝摇头,挽着他的手臂含笑问:“你跟她睡过几次?”柳云生不答,冷冷挣开她,阿宝微笑道:“前几天何三少爷在我那里摆酒,还提到你的戏好,我就想,你送他那么大一顶绿帽子,他还想着要捧你,你说这天底下的事多有趣。”柳云生轩眉笑道:“是很有趣。”思澜听到这里,只恨得手足发抖,一脚踢开门冲出去,对着柳云生的脸就是一拳,柳云生冷不防被他打了个趔趄,思澜骂一句混蛋,又挥拳冲了过去,柳云生向旁一闪,伸腿去绊思澜,自才眼看思澜要吃亏,从侧面揉身扑上,三个人便滚在一处。
柳云生虽有武功底子,但事出突然,一时间未免措手不及,身上着实吃了几拳,阿宝一惊之下,只怕事情闹大,奔上前将思澜拦腰抱住,向云生喊道:“你还不快走。”柳云生翻身跃起,一脚踢开自才,向楼下奔去,自才疼得站不起身,直叫道:“别让这臭小子跑了。”思澜用力一甩,将阿宝摔在地上,就待去追,哪知阿宝向前一扑,又抱住了思澜的腿。
思澜立足不稳,顿时跌倒,只觉得身下软绵绵的,不由又羞又怒,正要起身,忽听卡嚓一声,接着眼前一闪,有个人正拿着照相机对着他们。自才暗道糟糕,这竟成了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便高声骂道:“瞎了眼的,只管照我们做什么,那个姓柳的刚跑,不去追他?”那两个小报记者认得思澜与阿宝,岂肯放过这样好的花边新闻,当下谁也不理自才,只卡嚓卡嚓照个不停。思澜跳起来,劈手去夺相机,那个年轻记者手脚甚是麻利,跟同伴两个你拦我挡,护着相机跑掉了。
自才见思澜喘着气,脸色青白不定,便劝道:“你放心,我一会儿就去报馆,不让他们登出来就是。”思澜点点头,说一声说罢,便往外走,自才回头望一眼阿宝,见她蓬着头坐在地上,倒别是一种娇慵风流,只是这时候也顾不得怜香惜玉,急忙紧赶几步追上思澜。
走在街上,思澜缓缓道:“自才,你说我该怎么办?”自才心想今天这事可算窝囊透顶,来的时候原本是一念好奇,谁承想弄到这般地步,阿宝、柳云生,何家三少奶奶,简直乱成一锅粥,自己无端端搅在东家家事里,实在无谓得很,最好的办法便是当自己聋了,便笑道:“我刚才什么也没听到,你别问我。”
思澜看了自才一眼,心中也自明白,叹了口气,便不再说了。自才记着照片的事,不敢耽搁,当下折向报馆,找到那醒花报主笔,说好说歹,总算把稿子压下来,谁知那记者辛苦照了相片,不肯浪费,自己的报纸不能登,便卖给了同行,隔了两天,竟在另一张小报上图文并茂地登了出来,还添油加醋拟了标题,“宾主争风大打出手,美人顾盼左右逢源。”
好在何家除了他们兄弟俩,没有人看这种小报,眼下倒还风平浪静,只有思源拿着报纸来找思澜,笑嘻嘻道:“你怎么么搞的,这么不小心?”思澜心情矛盾之极,一直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思源,要说又如何说得出口,这时见思源问起,再也忍耐不住,指着报上那篇文章道:“其实这件事有个主角他没写到。”
思源奇道:“是谁?”思澜咬牙道:“柳云生,我这一架是跟他打的。”思源笑道:“怎么还有他的事,难道他跟你抢阿宝不成?”思澜望定他,沉声道:“三哥,我揍他,是为了你。”思源从未见过思澜脸上有这样郑重的神情,一时间不由呆住了。
№0 ☆☆☆休相问2007-03-23 19:15:38留言☆☆☆ 


  我抢的第一
  思澜还是不够稳重啊
№1 ☆☆☆fd2007-03-23 19:30:18留言☆☆☆  引用


平白无故,拆人一桩婚姻,而且还不知是谁在背后挑衅,唉。
№2 ☆☆☆fd2007-03-23 19:31:03留言☆☆☆  引用


平白无故,拆人一桩婚姻,而且还不知是谁在背后挑衅,唉。

☆☆☆fd于2007-03-23 19:31:03留言☆☆☆ 
应该是阿宝吧
№3 ☆☆☆狮子座2007-03-23 19:49:39留言☆☆☆  引用


阿宝弄这么一出,徒教人心冷,还不是为了不甘心。
№4 ☆☆☆吴十六2007-03-23 20:07:34留言☆☆☆  引用


做人何必要那么聪明呢
№5 ☆☆☆yushengmowei2007-03-24 05:24:21留言☆☆☆  引用


思澜终于和迎春好了啊
呵呵
№6 ☆☆☆乘风归去2007-03-24 10:57:03留言☆☆☆  引用


思澜还是不够沉稳,身边所交又都是损友,令人担心。
№7 ☆☆☆无主2007-03-24 20:37:40留言☆☆☆  引用


本就不喜欢阿宝,只是看她对思澜的心意还算真,才不那么讨厌她,没想到弄一这事出来,也不知她是何用意···
№8 ☆☆☆寂寞烟花2007-03-24 21:10:28留言☆☆☆  引用


    这出闹剧真个叫好看。
№9 ☆☆☆guest2007-03-25 02:49:06留言☆☆☆  引用


真棒! 这么快有更新.
№10 ☆☆☆dudu2007-03-25 08:24:49留言☆☆☆  引用


忽然想起前面是有伏笔的,一查果然如此。
——————————
  末一句齐唱一似西风泣断猿,最是千回百转,将其中的离别之恨渲染得分外缠绵刻骨。相比之下,阿宝则更胜一筹,且运腔吐字,很像经过名师指点的,思澜拊掌笑道:“果然是好。”思源笑道:“没哄你吧。我今天才听出来,不只晓莺像凤鸣玉,连阿宝的这几句也很像柳云生呢。”
--------------------
  递消息的不是红绮就是阿宝自己?阿宝与柳云生之间不象是单纯的旧情侣。我倒觉得阿宝快要到出彩的时候了(按尤三来比)
№11 ☆☆☆guest2007-03-25 11:09:07留言☆☆☆  引用


阿宝难道是妒忌?
№12 ☆☆☆再次发言2007-03-26 08:48:25留言☆☆☆  引用


觉得肯定是有人为思澜好,想提醒他,却没想到这样一个结局
№13 ☆☆☆可恶的兔子2007-03-26 11:58:19留言☆☆☆  引用


事态发展出人意料啊! 不落俗套! 大力鼓掌!
№14 ☆☆☆无回2007-03-27 03:01:26留言☆☆☆  引用


是阿宝干的吧,不喜欢她
№15 ☆☆☆oo2007-03-27 08:59:46留言☆☆☆  引用


好看
太精彩了
№16 ☆☆☆阿納那2007-04-01 20:52:19留言☆☆☆  引用


№17 ☆☆☆= =2015-02-27 20:12:33留言☆☆☆  引用


up
№18 ☆☆☆= =2015-03-12 22:42:50留言☆☆☆  引用


up
№19 ☆☆☆感谢休大2015-03-21 12:21:14留言☆☆☆  引用


完全不记得这出了,难道当年我看到小两口起嫌隙就没忍心看下去?
№20 ☆☆☆= =2015-04-01 06:00:01留言☆☆☆  引用

登录后查看更多回帖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